遂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野新闻1br道光二十年1840四月三日

2020/05/21 来源:遂宁信息港

导读

野新闻(1)道光二十年(1840)四月三日,在那遥远的英国伦敦,围绕是否对华作战问题,国会议员进行了大辩论。两派辩论了三天,仍无结果,只

野新闻(1)
道光二十年(1840)四月三日,在那遥远的英国伦敦,围绕是否对华作战问题,国会议员进行了大辩论。两派辩论了三天,仍无结果,只好票决。四月七日,投票结果出来了,一唱票,二百七十一票赞成对华作战,但却有二百六十二票坚决反对对华出兵。以九票之差,英国女王签署了对华作战令。随即,“东方远征军”正式成立,士兵由印度和好望角调集,共计有十六艘军舰、四艘武装汽船、二十八艘运输舰,陆海军队共约四千人。远征军最高司令为乔治?义律,海军司令为伯麦准将,陆军司令为布尔利上校。这支全副武装的舰队飘洋过海,于道光二十年(1840年)五月二十二日,到达澳门。由此,第一次鸦片战争正式开始。
东方远征军自五月二十九日起封锁珠江口。六月二日,英军留下四艘军舰和一艘武装轮船继续封锁广东海口,其余的军队,包括十二艘军舰、三艘武装汽船、一艘运兵舰、二十七艘运输舰,由义律率领,从广东沿海北上。七月二日,英军北上到达福建省厦门海面。七月七日,英军攻陷定海。道光帝震怒,派琦善为钦差大臣,赶赴广东与英军谈判。次年一月五日,因谈判破裂,道光帝下令对英宣战。四月六日,清军战败,疆帅奕山挂白旗投降,由广东知府余保纯出面,签订了奕山、义律之间的停战协定,其中规定:一、奕山、隆文、杨芳及清军限六日内退出广州城六十里以外;二、限七日内交出赎城费六百万元,当天日落前先交一百万元;三、清方交足赎城费用后,英军同意开回虎门以外,并交还横档及江中所有其他各要塞;四、清方赔偿商馆及西班牙帆船“米巴音奴”号的损失。
消息传到英国,英国政府认为义律在华掠夺到的利益太少。于是在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闰三月十日,英国内阁会议将义律撤职,改派璞鼎查为英国远征军的全权代表,又以巴加代替伯麦任侵华英军的总司令兼海军司令。新的远征军司令璞鼎查一行于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六月二十四日,抵达澳门。
七月四日,璞鼎查率十艘军舰、四艘轮船、二十二艘运输船、搭载三百三十六门大炮由澳门海域北上福建、浙江,开始扩大侵华战争。八月二日,英国军舰出现在浙江海面上。从十三日开始,英军开始进攻定海县城,双方血战多日,互有胜负。八月十七日,定海陷落。 八月二十五日凌晨,英军军舰来到镇海海口外。英军兵分三路,于二十六日黎明,进攻镇海,同日中午时分,镇海落入敌手,钦差大臣、两江总督裕谦,投泮池自尽。此后,英军于八月二十九日下午一时抵达宁波,宁波知府等人早已于一日前逃跑,英军长驱直入,不费兵舰就占领了宁波。
自九月以后,英军又轻易地连续占领了余姚、慈溪、奉化三城。牛鉴就是在这个危急关头被道光相中,派往江南对英作战的。
河南人知牛鉴去意已决,便于九月十五日,在开封西城关帝庙里举行了几百人参加的祈祷法会。百姓们拈着草香,跪在庙门外,在绅士领唱下,高声诵道:“关圣帝君,保佑俺们牛爷早日扫荡英逆,早回河南来。”史书上说:“灾民男妇数百人赴西门内关庙焚香祝祷,求保牛大人早平英逆,仍回河南巡抚任所。去思之感未有深于此者”。就在同一个时间,在英国伦敦,国会成立中国形势调查组,几十个国际问题专家聚在一起,对未来在华作战产生了新的构想:一,北京虽为京师要地,但比较贫瘠,清政府的物资银财主要仰给于南方各省,并经由运河输送。如进攻北京,清政府必迁都于更远的内地,届时难以找到谈判的对象,势必迁延时日,达不到迅速结束战争的目的。同时,清政府正全力加强北京一带防务,对长江的防御则未予重视。二,只要沿着长江攻入江苏、安徽,占领南京,控制大运河,并占领乍浦和上海,扼住主要的航道,清政府就无法拒绝英国的各种要求,这样,不但所有作战的实际目标可以迅速达到,而且可以产生同等深刻的精神效果。英国政府根据以上的分析,确定英军在增加兵力后,沿长江西进,封锁运河口,夺取南京。进攻发起时间选在春夏之交,因为那时正是粮食等物资北运的季节。1841年九月底,英国政府训令其驻印度的殖民当局,在1842年四月间,集中一切可能调动的海陆军于新加坡,以便随时行动。这批奉调来华的海陆军,计有军舰七艘和陆军约七个团,从而使侵华英军共拥有军舰二十五艘,载炮六百六十八门,轮船十四艘,载炮五十六门,医院船、测量船及其他船舰共九艘,运输舰还没计算在内。地面部队,除了炮兵以外,有步兵一万余人。为集中兵力从长江口入侵,英军于1842年五月上旬主动撤出宁波,并将镇海守军减至二百人,主要控制招宝山。
对英国的这一重大决策,大清王朝丝毫不晓得。十月初二日,牛鉴到苏州接印后,江南官场上津津乐道的是英国炮兵司令安突德上尉和一位船长夫人的风流故事。时序虽是十月,苏州气候恰好,烟雨红尘,水墨闾里,依然是香风十里的温柔水乡。官场迎往送来,都挑那红楼朱馆,影壁下是宝娃娇客,手抱琵琶,咿呀弹唱些香词艳曲,小戏台上一折桃花扇,道不尽人间的风流态度。牛鉴是实权的大帅,江南地界第一把手人物,自然不比开封城中被人掣肘,事事须有顾虑。如今他是皇上的红人,将来前程自不多言,未免就傲慢些。那时节,能在江南立住脚的都是官油子,宴饮场上尽把海疆新鲜故事添油加醋道来。江苏藩司程橘采,是牛鉴翰林院学兄,林则徐同年,更兼着他是牛鉴嫡亲同学程懋采的哥哥,初来乍到的牛鉴事事倚重着他。程橘采用筷头蘸着蟹黄,打着秋风说:“介个伊制军,去年秋上在定海,同洋人打交道多啦。原来洋人今番来,还带着家眷的,介个白夷婆娘,伊制军亲自审过的,是个船头的婆娘,骚货。”满座人哈哈大笑起来。“白夷婆娘,不比天朝女子知礼知节,也不识羞耻哩。白胖胖的屁股,照见人影哩,大抵同马屁股差不多。大腿我看抵个大象腿。就是这样的女子,在座诸位哪个降得了?”
牛鉴笑道:“荒夷之所,被发纹身,大抵文明不化。今番前来耍泼,还不是贪两眼珠儿钱?古时鲜卑啊吐谷浑啊,还算能得教化,一到这个季节,山寒水枯了,没得吃没得喝,有乖巧的,便向州府乞粮,我中华怜悯施与而已。如今世风日下,这白夷黑夷,连乞讨的规矩也不守喽。”下面的官员齐声道:“大帅英明。”
“接着说。”牛鉴朝象牙海床上一欠身。程橘采挤眉弄眼说:“英夷被困在定海,广东那边商谈未果,走不开身,回不得国,久之船上的人就偷偷登岸歇足。忽一日,渔民捉来一对白夷,道是在草丛里野合的鸳鸯哩。伊里布大人升了堂,大棍伺候,两个白夷居然恬不知耻鸣冤,说要将伊制军告上定海县衙哩,制军笑吐茶,唤定海知县出班,知县向白夷说,此处的事由大帅作主。白夷狡辨说,他俩是情人,既便中国人认为国情不符,也只多是个民事官司,制军愚蠢。”才说到这里,牛鉴不悦地说:“原来是学兄要占我便宜。”
程橘采赶紧正色说:“属下不敢,不敢。虽是学兄,手里碗还是牛制军恩与的。咳,介个伊制军又是笑吐了茶。白夷说,今番他俩的私情,就是中国的宰相也无权直接审他,须由定海知县审理。伊制军怒了,一顿棒子下去,白夷才服啦。”
座上官员急问:“后来呢?”“后来,伊制军把一对白夷游街示众,背后插了奸夫 的大牌子。毕竟白夷不开化,无羞耻心,居然神情自若,挽了手,谈笑自如哩。制军又想一策,押这对白夷去海边,唤她男人出来,岂知那船头是个乌龟,也不见意,打算拿个木头做的地球换人。地球是什么?白夷说,就是我们脚下的土地。又说江南在那木头上面,连个大豆也不抵。又拿出花花绿绿的地图,伊制军说,纯属诈人,本是新疆,他错标成什么葡萄牙。葡萄牙在座谁见过?哈哈。本是黑龙江,白夷错标成尕拿大。如此智识,也敢来我天朝耍赖?再后来,广东来信,说是此二人还是个大人物,正好作了商谈的筹码。”
牛鉴叹道:“白夷能驱大船行海,大抵需要多少头牛拉?”座上江苏巡抚梁章钜一听这话,便笑吐了茶。他在江苏当了六次巡抚,好不容易署理了几天两江总督,便把帅印拱手让于牛鉴,心里不服。加上几年前牛鉴在江苏做官时,一直就是梁章钜属下,现在,座位颠倒了,梁章钜老脸上始终挂不住。近日,正闹辞职哩。这时,他抓住了牛鉴的破绽,立起了身,正色道:“诸位,还记得广东海疆参赞大臣杨芳杨大人去年寄给伊制军的邸报吗?杨大人他可是一代名将,当年在牛制军家门上平定张格尔西地大贼叛乱哩。皇上用他去广东平夷,他出阵一看,便知是英夷使了妖术,那英夷有两件宝物,一是千里眼,就个小棍大小,能看清楚千里之外。一是黑烟囱,那烟囱又粗又高,冒着妖气,上面是西方恶鬼妖魔在施法术。杨大人他是姜子牙在世,立即命人找来三百妇女尿灌,口子对着白夷方向,里面是白狗血、妇女月经,真是奇了,夷船远遁喽。所以,牛制军,经纬一方,岂可孤陋寡闻?分明是妖魔在驱动大船哩。哈哈。”牛鉴一个大红脸,拂袖便走。

朝野新闻(2)
因朝廷派出的靖逆将军、钦差大臣奕经不日便抵苏州,牛鉴便暂住在苏州衙门理事。他一心要做文武双全的疆帅,每日间,也不应客,只把历代兵法熟读,困了,也是一手握本三国志,一手端琬莲子汤,如饥似渴地读。远在京城的道光皇帝,格外关心牛鉴,连日密函加封,把当今兵家的治夷奏本,六百里加急,送来让他阅读。
那时候,朝中有几个御史,把各地兵略家的计谋汇总起来,上奏道光皇帝邀功。十月头上,牛鉴收到了道光特意荐给他的密函,拆开一看,是本年三月十八日,户部掌印给事中朱成烈的折子。折子上说:我军果能夺夷所长,击夷所短,斯可聚而歼之矣.谨仿战策,约举数条,为我皇上敬陈之:
(译文)一是在广东省河两岸的堤塘上,挖洞,置一丈多长的空竹筒,作望远之用。夷船来时,先放过前面的不打,等大部到齐了,前后夹击。我军出动百十只小船,上面载满火药,直向夷船撞去,各船起火,只要有一船靠上夷船,夷船立刻起火。那时,我军出击,必定大获全胜。
二是要改革点炮手衣甲,把那牛皮中夹以糠料,制成牛皮糠曩,叫点炮手穿上,以柔克刚,夷人炮子怎能伤我军士?
三是夷人船大如山,吃水丈余,外洋作战占便宜,如果把他引进内河,夷船搁浅,那时,我军四面冲锋,点火倾刻便把夷船烧为灰浆。
后面还有一堆战法,牛鉴轻轻摇摇头,不屑地向一旁立着的嫡亲学生、江南盐道黄恩彤说:“真乃腐儒之术!惟有引敌于内河之计,尚可采纳。”黄恩彤道:“恩师,这位朱成烈自上了此折,皇上大喜,赏金百两褒扬哩。”牛鉴望着他说:“目前皇上他最感兴趣的是什么?”黄恩彤答:“皇上目前似对英国女王、英国位置最感兴趣。”牛鉴说:“是了,前番我在河南时,曾见京城长随抄来的单子,皇上就对此位女王感兴趣。如今两年了,皇上难道仍不知实情?”黄恩彤说:“广东那面疆帅们,据说捉了俘虏审问,已把皇上二十四问逐条奏报了,可是,近日听京城长随说,皇上听到那女王并未婚配,与前说不符。前说该女王丈夫曾是我大清子民哩。皇上为此不高兴。”
牛鉴说:“给我暗派去福建的长随写信,叫他设法查清这些事体。另想法绘来夷人妖船图象。”
黄恩彤说:“签押房中侯着位江南名士,名唤包世臣,求见恩师哩。可否准见?”牛鉴问:“既是名士,可是什么履历?”“只一秀才。据说精通兵法,前有浙江提督陈介平荐书,学生不敢不引来一见。”牛鉴不悦地说:“区区秀才,算什么江南名士?不见。”
“值此用人之际,恩师宜当百川纳海,广结贤者。”牛鉴听他这样一说,才道:“所谏在理。传他进来吧。”
外面一连声地传,只见一个瘦高个子的中年人,高昂着头走了进来,朝牛鉴作揖道:“学生江南包世臣有礼啦。”在江南,藩司、臬司以下官员进见牛鉴,哪个不是恭敬磕头,这样一个没品秩的穷秀才谒见制军,只一虚揖,牛鉴顿时就怒了。他端个茶盏,只顾呷茶,也不理睬包世臣。
黄恩彤大喊:“进见之人,快快磕头。”包世臣这才下了跪,连磕了九个头。牛鉴茶琬“呱”地一响:“喔,来者履历。”包世臣报了如何考了秀才、如何因书法不好未能中举、如何通读杂家学问,细细说了一遍。牛鉴眯眼说:“书法既不中看,可见人品不端。当此盛世,尔精研兵家,莫非准备造反乎?”包世臣连连磕头说:“学生不敢。”
半晌,牛鉴问:“包世臣,你来进见本帅,有甚话说?”包世臣猛地跪行几步,大声说:“大帅,江南危矣。”牛鉴黑着个脸:“本帅有长江天险之要,有吴淞炮台之固,何危之有?”
“其实不然,大帅。”包世臣叫道:“英夷在广东洋面耍泼近半年,本在图谋开口岸、索烟价,然自八月以来,英夷骤然增兵,一路北窜,连陷诸城,并不留守,前锋已指浙江,势在剪除外洋阻隔,图入长江。如果吴淞一失,英夷侵入内江,掐我国家漕粮之道,断我经济命脉,那时,不惟江南瘫痪,京师也失依仗。疆祸则由广东转到江南。学生劝大帅,早以内河各关隘为体,以吴淞口为用。”

共 60597 字 1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据引清史博物馆传包2187-1、2187-6(周锡恩校辑本),清国史馆传包107 (田翰墀校辑本),19 5传包(李哲民校辑本),6 7 、7729传包等珍贵档案资料,以及《清宣宗实录》《鸦片战事奏档》《筹办夷务始末》等信史作品,采用《汴梁水灾纪略》《防守省城情形略》等大量清人日记、笔记,通过嘉道咸三朝时尚习俗、典章制度、儒林百态、官场规则、名媛世家等社会大环境的真实描述,全方位展现了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的真相,叫历史心痛,叫人性心痛!用精炼的文笔对那段历史作了全面叙述,看完这篇小说感觉上了一堂历史课,作者的博学很令人欣赏,推出共阅!问好作者,感谢赐稿碧海【编辑:飘忽而逝】【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1094 】
1 楼 文友: 201 -01-09 02:29:09 对那段历史做了详细全面的描述,作者的博学令人难非常欣赏,问好孔雀老师,学习!
2 楼 文友: 201 -01-09 07:41:52 简直是一篇历史通,学习了,问好孔雀大哥,祝福安好!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楼 文友: 201 -01-09 22:45:16 问好孔雀老师,很欣赏您的才华,祝福!调理痛经的药哪个好
白带发黄该用什么药
济宁男科专科医院
重庆治疗白癜风医院
百色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松原白癜风
河池治疗白癜风方法
荆门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