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13.晓之以理

2020/01/16 来源:遂宁信息港

导读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13.晓之以理最近纽约很不太平,地狱厨房的“拆迁”里发生了什么事是瞒不过有心人的,那一夜的战况让所有旁观了这一幕的人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13.晓之以理

最近纽约很不太平,地狱厨房的“拆迁”里发生了什么事是瞒不过有心人的,那一夜的战况让所有旁观了这一幕的人都瑟瑟发抖,就连目前纽约的黑帮皇帝金并在那一页之后,对于在纽约开始拓展势力的魔鬼帮也选择了视而不见。

这就是时不时亮亮肌肉的好处,连金并都觉得自己惹不起疯子一样的魔鬼帮,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不过总有些人免不了要和这新兴的势力打交道,而在《变种人注册法案》通过执行之后,魔鬼帮对官方的态度就变得徒然生硬了起来,这很好理解,毕竟他们的老大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变种人。

神盾局8级特工菲尔.科尔森带着一身疲惫回到了自己在纽约的家里,他从车库走出来,将自己的上衣扔在沙发上,然后将自己的身体扔进了沙发里,感受着身下传来的舒适,他紧绷的神经也忍不住舒缓了片刻。

“简直就是一群蠢货...”

科尔森打开电视机,他微闭着眼睛,听着电视机里传来的那些慷慨激昂的声音,全是关于变种人声势浩大的的报道,他忍不住喃喃自语的说:“蠢货们组成了联盟,正在一点一点的把这个国家推入深渊,我就是给他们擦屁股的倒霉蛋,哈!”

这种抱怨本不应该出现在一位训练有素的特工身上,但无奈最近的事情发展确实是已经超出了科尔森能干预的范围之外,神盾局再厉害也是国家机构,要收到国会的管辖,最初的命令出现了偏差,导致的结果就只能是一团糟。

尤其是最近那些议员跟集体磕了药一样,疯狂的开始怼变种人势力,那个见鬼的“解药”的出现,更是给这熊熊燃烧的局势又加了一把火,就跟一辆失控的车一样,单靠科尔森和神盾局,根本扭转不了它的方向。

而且最重要的是,出于特工的直觉,科尔森可以百分之百肯定,这件事背后有其他势力在推手,而且还不止一个!

“叮咚”

门铃响起,科尔森下意识的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他看了看时间,此时是凌晨2点钟,谁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科尔森皱起了眉头,他伸手从沙发下抽出了一把防身手枪,靠近了房门,从一个精巧的观察装置看着房门之外,然后松了口气。

站在房门之外的,是他的同事,神盾局7级特工梅,她挎着包站在门外,带着一定大帽子,将自己的脸遮的严严实实,这种情况,显然是她遇到了一些问题。

科尔森伸手打开了门,看着梅,后者也抬起头看着他,但梅的脸上,却只有一抹苦笑:

“对不起,科尔森。”

“砰”

科尔森听到这句话,下意识的将枪口抬起,但一只从梅身后闪出来的影子却猛地砸在了他的手腕上,8级特工痛呼一声,手枪脱手,整个人都倒飞进了房间里。

“唰”

蓝紫色的传送门打开,克拉莉斯带着艾玛和一帮男孩走入了科尔森的房间里,凯瑟琳从地面之下缓缓升起,她打了个手势,桑塔尔斯的匕首就比在了科尔森的脖子上,只需要轻轻一划,这特工就会命归天堂。

“请把你的左手第三根手指从腰带扣上移开,特工先生。”

阿尔温推了推眼睛,手里握着一把流水组成的利刃,点在科尔森的腰带上,他低声说:“看上去像是一个精巧的求援装置,我知道这样的装置在你身上还有很多,但我希望你能理智一些。”

全身散发着冰冷杀气的夏森上前一步,将科尔森从地面上提了起来,粗鲁的扔在了沙发上:

“别挑战魔鬼帮的愤怒,在你的援兵到来之前,我们可以轻易的杀掉你...十次!”

科尔森还有些搞不清楚情况,但凯瑟琳已经坐在了他对面的沙发上,被阿拉纳克用光刃挟持着的特工梅坐在了科尔森的对面,两个俘虏互相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周围情绪明显不太对的魔鬼帮变种人们,他们意识到,事情很可能出现了新的变化。

糟糕的变化。

“咳咳,两位特工,我不太擅长说服别人,所以我就直说了吧,我需要你们帮忙打开它。”

凯瑟琳摊开双手,坐在她身边的费利希蒂将自己的电脑转过来,将屏幕对着科尔森和梅,那上面是神盾局最高级别数据库的访问界面,这让科尔森和梅的面色变得难看起来。

“做不到!”

科尔森非常光棍的靠在沙发上,他看着眼前年轻的凯瑟琳,神色凝重:“孩子,你在做一件很危险的事,如果赛伯知道你正在做的事情,他会很生气,你正在破坏神盾局和魔鬼帮好不容易达成的平衡。”

梅也开口劝道:

“凯瑟琳,收手吧,赛伯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

“赛伯管不到我了。”

凯瑟琳拿出,随手点了几下,将手里扔在桌子上:“他快死了,我在救他。”

“嗯?”

科尔森面色变得古怪起来,他拿起,看到的是躺在病床上的赛伯,凄惨到极致,全身都被烧焦了,梅的表情变化则更直观一些,她从科尔森手里接过,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怎么会?”

梅低声说:“他那样强大的人...怎么会。”

“他被人暗算了,重伤濒死。”

凯瑟琳的语气很平静,但那双眼睛闪耀的执拗却无法掩饰,她看着科尔森和梅,语气变得诚恳起来:“我并非是以魔鬼帮的代言人身份来找你们的,而是以朋友的身份,我知道,你们和赛伯之间的关系已经超过了单纯的敌对或者是需求,面对神盾局,我能信任的人也只有你们两个。”

科尔森双手撑在膝盖上,他沉吟了片刻:“并非我不肯帮你,凯瑟琳,但这个数据库里包含的资料太重要,即便是尼克.弗瑞局长本人,也没有权限将它开放给你们,但如果是他面对这种情况,我倒是觉得也不是不能商议。”

“不!我不相信他!”

凯瑟琳固执的摇了摇头:“赛伯说过,弗瑞是个老奸巨猾的人,我才不会和他打交道,科尔森和梅,我现在只要一个答案,这个忙,你们是帮,还是不帮?”

科尔森没有犹豫,他脸上也有一丝诚恳:

“很抱歉,但我...”

“嘘”

凯瑟琳突然将手指放在嘴边,朝科尔森比划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然后从怀里取出另一个,点开,放在了科尔森面前。

“先别急回绝,看看这个。”

科尔森点开屏幕,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漆黑的背景,看上去就像是某个仓库一样,下一刻,一个女人被粗暴的推倒在地上,三名身穿黑色兜帽的家伙将武器比划在她的脖子上,然后画面戛然而止。

看上去没有什么奇怪的,但科尔森脸上的诚恳却在这一刻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咬牙切齿的愤怒。

“砰”

他的拳头狠狠的砸在桌子上,他咬着牙说:“她和这件事没关系!你的哥哥都不会这么做!你!你怎么能这样!”

凯瑟琳翻了翻眼睛,她翘起腿,一脸无所谓的说:

“赛伯有底线,你我都知道,但我没有...菲尔.科尔森先生,奥黛丽小姐是非常著名的大提琴演奏家,我也很喜欢她的音乐,所以我把她请到了哥谭,听我说,我不想要杀害一个善良的女人,尤其是被你如此深爱的女人...”

“但是!”

凯瑟琳的身体微微前倾,漂亮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冰冷:“但是我要失去我最亲爱的人了,我快发疯了...所以我会说,如果赛伯死了,很多人会给他陪葬,而奥黛丽小姐,是第一个,我想,有她的音乐演奏,赛伯在黄泉路上也不会太寂寞。”

她又将目光转向梅,眼神变得温柔起来:

“作为我哥哥的床伴之一,我觉得在这个时刻,你不应该再待在纽约,你应该去照顾他,不是吗?”

还不等梅说话,凯瑟琳挥了挥手,克拉莉斯抓住了梅的肩膀,一道蓝紫色的传送门在旁边打开,梅被阿奈兄弟按着肩膀,硬生生拖入了那传送门里。

“啪”

凯瑟琳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她看着科尔森:

“我不太会劝说别人接受我的意见,科尔森先生,我只能说,如果赛伯能活过来,你就能得到整个魔鬼帮的友谊,听说你一直在努力做到这件事,你看,我们不是敌人,有人试图搞乱这个国家,这是你们的职责,有人试图杀了赛伯,这是我要阻止的。”

“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的。”

凯瑟琳舒了口气,站起身,戴上了手套,她看着科尔森:“考虑一下吧,科尔森特工,但不要太久,可怜的奥黛丽小姐和梅特工可能撑不了那么久。”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有人这样宣称友谊...”

就在凯瑟琳走出房门的那一刻,科尔森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你很危险,凯瑟琳.安妮.霍克,你要比你的哥哥更危险,最少他不会做出这种无底线的事情。”

“但有底线的他快死了。”

凯瑟琳没有回头,在众人的簇拥中,她站在并不算光明的灯光之下,少女在这短短几天里变化太多了,这种变化是赛伯希望看到的,但如果以失去他作为代价,恐怕凯瑟琳自己也忍受不了。

“他快死了!科尔森,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如果你非要和你们的局长商量一下,那就回去告诉他,赛伯.霍克死的那一天,就是魔鬼帮集体发疯的那一天,我会解开赛伯给我们套上的枷锁。”

小丫头叹了口气:

“说实话,我也不想用这种拙劣的方式去威胁你们,但很遗憾,我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而且我只是个17岁的女孩...你们能要求一个17岁的女孩面对这种情况有多冷静呢?”

“哥谭的大蝙蝠要成为哥谭上空展翅飞翔的恐惧,要让其他人抬起头就能看到,让他们在伤害其他人之前,会犹豫那么片刻,我们杀光了手合会,杀光了脚帮,毁掉了地狱之门,但为什么现在还有人会不知死活的对我们动手?”

凯瑟琳的眉头挑了挑,她扭头看着科尔森:

“我没研究过犯罪心理学,所以我猜,这是因为我们杀得还不够多,我们杀得不够狠,还不足以让他们听到我们的名字就瑟瑟发抖,还不足以让他们放弃一切对我们的伤害行为,所以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砰”

科尔森站起身,从自己贴身的口袋里取出了一个手掌大小的黑盒子,扔在了桌子上。

“别说了,我帮你,但只有这一次。”

佳木斯大学口腔医学院
鹤岗市红十字医院
治疗牛皮癣医院常德哪家好
惠州妇科医院哪里好
台州知名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