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星月神秘的说书人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遂宁信息港

导读

神秘的说书人  (新故事)   白常学  苗庄村头有一古槐,枝繁叶茂,绿荫森森。古槐下既是吃饭场所,又是娱乐之地。这天傍晚,一位说书人云游到

神秘的说书人  (新故事)   白常学  苗庄村头有一古槐,枝繁叶茂,绿荫森森。古槐下既是吃饭场所,又是娱乐之地。这天傍晚,一位说书人云游到此,顾不上抹汗喘气,便支起鼓架,定好弦音,咚咚呛呛地敲打开了。鼓板一响,霎时招来不少听众,人们一边吃饭,一边听唱。几个妇女悄悄议论:“这个说书的好面生,是次来咱庄吧?”“不知嗓音咋样?会不会唱连本戏?”“可能会算卦,还带着竹板哩?”  说书人看上去有四十多岁,满脸胡须,面相很老,头箍一条半旧毛巾,身穿中式粗布衣服,鼻梁上架着大墨镜,脖子上围着高围脖,地道的说书人打扮。只见他一手握弦,一手拉弓,指法娴熟,弦音柔美;左腿上绑着锣鼓架,右腿上拴着木鱼杆,两脚系着四条绳,连着锣槌和鼓槌,随着脚板的起落,锣鼓梆镲便发出有节奏的响声。说书人手脚并用,配合默契,十分滑稽有趣,使人忍俊不禁,越看越爱,越听越迷。  一阵鼓乐过后,说书人清清嗓子,双方拱拳,先来了段开场白:“各位老少爷们,在下初来苗庄,人地两生,倘有不妥之处,还望诸位多多包涵。请诸位稳坐饭场,听在下粗喉哑嗓南腔北调拙嘴笨腮唱起来——啊,唉……  “小弦子一拉开了腔,  多谢诸位来捧场。  咱今天不说梁山花和尚,  也不表关公斩蔡阳,  也不唱西游唐三藏,  专门唱唱咱苗庄.……”  “咦!说书人唱咱苗庄哩。”人们顿时欢呼起来,也顾不上回家盛饭,把鞋一脱,往屁股下一垫,坐在古槐下聚精会神地听开了。  “苗庄座落深山沟,  地肥水美土流油,  五谷丰登六畜旺,  柿果梨枣满山头……”  说书人说得云天雾地,听书人听得如醉如痴。苗庄人听说书在全乡是出了名的,他们请不起大戏,看不起电影,但又不甘寂寞,只要有说书人进村,就死缠活拦,再三挽留,不听上三天三夜,说书人就别想离开这个村。说书人大都是走乡串村的流浪艺人,只要管吃管住就行。说书人常来说书,苗庄人听书就上瘾,只要听到街上有鼓板声,就会像救火一样跑来,油瓶倒了也顾不上扶。  前几天,刚上任的乡长来苗庄传达上级文件,碰巧那天也来了个说书人。为了召集人开会,村长把锣都敲破了,嗓子也喊哑了,会场还是空无一人,因人们听烦了空话,就都到古槐树下听说书去了。村长只好来到说书场,好说歹劝,强拉硬拽,勉强凑了二十来人。乡长在台上宣读文件,村长提着马灯给乡长照明。会场鸦雀无声,秩序井然。当乡长读完文件,往下面一看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偌大个会场空空荡荡,只剩下一个人在那里打呼噜。人呢?早跑到古槐树下听说书去了。乡长叫醒那个人,问:“你怎么没走呢?”那人揉着惺松睡眼说:“村长用着我的马灯哩。要不是等着取,我也早走了。”乡长是刚从农学院毕业的年轻人,一听这话,真有点架不住了,脸色由白转青,由青转红,由红转紫,由紫转灰,感到没脸再在苗庄呆下去了,便连夜赶回乡里。从那以后,这个年轻乡长再没有在苗庄露过脸。  说书人唱了一段,猛然刹住鼓板,大声道白:“苗庄这地方,三面环山,一面靠水,村北卧虎岭,三起三落,气脉绵长;村东金鸡岭,有冠有翅,有尾有爪;村西金刚山,果树遮天,野草盖地,村前玉带河,鱼虾追逐,四季长流。这里有真山真水,真脉真气,可谓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美丽富饶,藏龙卧虎。真是洞天福地,世外桃源。可惜有一个地方不好,冲撞了这里的脉气。”  苗庄人大都爱相面算命,有时还不断请风水先生看宅基,选茔地。如今一听有冲撞脉气的地方,就问:“先生,你说哪个地方不好?给指出来吧?”说书人欲扬故抑:“眼下兴讲科学,不兴封建迷信那一套,算了,不说了。”他越不说,人们越想知道,就一个劲追问。说书人被逼不过,只好说:“你们看,东南方那个石堆山,像不像乌龟?”人们说:“那就是乌龟山,当然像啦。”说书人接道:“这里的脉气全叫那个乌龟给弄坏啦。你看它张着一张馋嘴,堵山脉,吸水气,外边的财源进不来,里面的气脉存不住,纵有千两黄金,万石余粮,也无济于事,给乌龟一堵一吸,村里永远富不起来。”  经说书人这一点拨,人们才恍然大悟,难怪祖祖辈辈吃糠咽菜,穿破住旧,原来都是这个乌龟山作的祸呀。村长也被这话迷住了,忙说:“依我看,咱们有人出人,有钱出钱,把乌龟山崩掉铲平。大家说中不中?”人们齐声应和:“中。”村长又趁热打铁,“那明天就动工,行不行?”“行。”果然,第二天乌龟山就起了炮声,一场削山崩石的战斗开始了。  村东头齐老拴听说说书人会相面算命看阴阳宅地,就把说书人请到家里,一来算算时运,二来看看阳宅。说书人在院子里转了几圈,左瞅瞅,右看看,然后才说:“你家孩子在酉时朝东墙上撒了一回尿,在卯时往南墙根屙了一泡屎,冲撞了财神,你家肯定没钱花。”齐老拴一听冲撞了财神爷,慌忙问道:“先生,这可咋办呢?”说书人微微一笑:“别急,有办法。酉是鸡,卯是免。你在东墙根垒一排鸡窝,南墙根养一百只兔子,不出一年,财神爷就会自动归位,保你由穷到富。”“那中,那中。俺这就去买鸡买兔。”“慢。”说书人掏出纸笔,写了个便条,递给齐老拴:“你到县良种场找技术员,他是我的熟人,叫他给你挑良种鸡,长毛兔,再传授给你饲养技术。”齐老拴喜滋滋地接过便条,直奔县良种场去了。  村支书要盖新房,也请来说书人定位下盘。这是块麦地,既平整,又向阳,村支书早就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哪知说书人看后连连摇头:“不中不中,这里不能盖房。”村支书一楞:“咋不能?”说书人远眺近看,念念有词:“前面正对馒头山,会使你丢官降职;后面紧靠死孩洼,会使你断子绝孙;左边是个跌水崖,家里存不住财;右边是个窟窿湾,囤里积不下粮。在这里盖房,凶多吉少,招祸引灾,断然不行!”村支书一听傻了眼:“那你说盖哪里好?”说书人说:“咱这里的阳宅吃的都是山脉,盖房起屋,越靠山根越好。”说着来到一处斜坡荒地,往下一指:“这里就好。”村支书一看,只见这里乱石纵横,荒草丛生,前低后高,有岗有坑,就说:“这鬼地方也能盖房?”说书人眯眼笑道:“怎么不行?你看,正前方是鸡冠山,保你官运亨通;正后方是莲花峰,保你子孙满堂;左边是回水湾,保你聚钱生财;右边是圈子岭,保你米麦满囤。这样好的风水宝地,打着灯笼也难找啊!你要不占,就让给别人。”村支书忙说:“别,别,我占了。”  村西头老马有三个女儿,都是花容月貌,冰肌玉骨。就这老马还不知足,非让老伴再给他生个男孩不可.如今老伴又隆起了肚皮,是男是女,难猜难测。听说这个说书人会算卦,就让他测算一下,讨个准信。如果是男的,就生下来,是女的,就打掉。说书人开口先说:“请报属相、性别、生辰。”老马报过后,说书人用大拇指依次点着四个手指的关节,口中念念有词:“子鼠、丑牛、寅虎、卯兔……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哎哟哟!你们家发女不发男,女的都有出息呀。”说书人算的真准,老马的大女儿大学毕业,在县里工作,二女儿在县重点高中读书,三女儿中招时考了个全乡名。哪知老马却不以为然,轻描淡写地说:“闺女有出息顶个屁!既不能顶门立户,又不能养老送终。你快算一下,我命里有没有男孩?”说书人又推测了一阵,回道:“你老伴是王母娘娘下世,命里有七个闺女,没有一个男孩。”老马霎时哭丧着脸说:“这么说再生一个还是女的?老天爷,我哪辈子做了孽,让我断子绝孙啊!百年以后,谁来为我披麻戴孝摔老盆呢?”说书人劝慰道:“你老不用担扰,如今提倡男到女家,招个养老女婿不就行了?”老马道:“俺这个穷山沟在全乡穷得出了名,哪个傻瓜愿意来倒插门呢?”说书人一拍胸脯:“你老要信得过我,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保证给你找个好女婿。”老马喜出望外:“真的?”“出门人不说假话。”“那我就依靠你了。俺大闺女今年二十三了,在县里工作。”“那更好找女婿,您老就等着听好消息吧。”第二天,老马在说书人的劝导下,带着老伴去乡卫生院做了人工流产和绝育手术。  转眼之间一年过去了,苗庄人在村长的带领下,铲平了乌龟山。原来山东面就是通往县城的柏油马路,以前因乌龟山挡道,汽车进不来,山货运不出,柿果梨枣都沤成了粪。如今铲平了乌龟山,修起了大马路,大车小辆齐往苗庄涌,各种山货源源运出,苗庄人口袋里有钱了。  这一天,说书人背着鼓板弦子又来到苗庄。村支书一见,非要拉着说书人到家喝两盅不可,一来看看新居,二来表示感谢。两个月前,乡政府发出通告:凡占用耕地盖的房子,一律扒掉;如是党员干部,除扒掉房子外,还要免除职务。村支书暗自庆幸,当初多亏听了说书人的话,才没把房子盖到耕地上,既没扒房,也没丢官。看来这位说书人真是活神仙!  村东头齐老拴听说说书人来了,忙提来一篮子鸡蛋,还拿着二百块钱,硬要让说书人收下不可。齐老拴可不是一年前的穷光蛋了,如今成了养鸡养兔专业户,手里有了存款,今非昔比,鸟枪换炮了。  全村人听说说书人来了,有的炒菜,有的买酒,有的提点心,有的买好烟,都来感谢说书人。要不是他指点,苗庄人哪有眼下的好时光啊!说书人拱拳说道:“老少爷们,你们的心意我领了,礼物可不能收,各自拿回去吧。”  就是这时,老马两口子大步小跑地赶来,抓住说书人的胳膊问:“先生,我们托你办的那件事有眉目了吗?”说书人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村长,笑而不答.村长心领神会,忙回道:“老马哥,他给你找的上门女婿,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老马两口朝人群扫了一圈,问:“村长,是哪个小伙子?.”村长用手一指说书人:“就是他。”老马看了一眼说书人,摇了摇头:“村长,你在给我开玩笑吧?”村长说:“不是开玩笑,是真的。怎么,你相不中?”老马咧咧嘴:“虽说是倒插门,也不能给闺女找个老头子呀。”村长又说道:“老马,这可是你说的话,不许有悔啊。”说着将说书人头上的毛巾一去,鼻梁上的眼镜一摘,嘴角的胡子一拽,咦!原来是个白光净面,英俊潇洒的小伙子!这时村长才向大家交了底:“你们知道这位说书人是谁?他就是咱们的赵乡长。”  原来,那次赵乡长来苗庄开会闹了个丢人后,经过一番考虑,便凭着自己拉过弦唱过戏的底子,乔装打扮,化妆成说书人来宣传党的富民政策。临来时,他的同学,女朋友——老马的大女儿交代他,说父母不计划生育,自己又没法说,让他去做做工作。于是,赵乡长便利用算卦的方式巧妙地说服了老马夫妇。至于铲平乌龟山、修建大马路的主意,则是乡长和村长唱的双簧戏。此刻,赵乡长稳坐在古槐树下,又敲起了鼓板,拉响了弦子,亮开嗓门唱道:  “苗庄是个好地方,  地肥水美五谷香,  致富再绘新蓝图,  扬鞭策马奔小康……        共 415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济南红绘医院
哈尔滨专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