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神裔的异世之旅 一六三 代号【人皇】

2020/01/16 来源:遂宁信息港

导读

神裔的异世之旅 一六三 代号【人皇】“凡人能战胜神裔?”白一泉表示很惊讶。“【终焉之皇】能叫神裔么?那可是无限逼近于诸神的存在。”

神裔的异世之旅 一六三 代号【人皇】

“凡人能战胜神裔?”白一泉表示很惊讶。

“【终焉之皇】能叫神裔么?那可是无限逼近于诸神的存在。”何欣欣撇了撇嘴,“就算【天谴】师兄还活着的时候,人院也没有和龙院平起平坐的资本,就是因为龙院有位【终焉之皇】。”

当听到何欣欣提起万天佑的时候,白一泉颇为担忧的往阿妮那里看了一眼。好在后者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一言不发的靠在椅子上,像是精致的玩偶。这让白一泉松了一口气。

“那么厉害的家伙还被人揍了?”白一泉开始在背包里翻东西,“别是徒有其名吧?话说我带了柿饼你们要吃么?”

“在讨论这样崇高存在的情况下能不能别把吃的掏出来?”何欣欣白了白一泉一眼,“我说过,如果真是徒有其名的吧,龙院不可能一直位居【THIRD】三大院之首。”

“是吗。说起来我一直都不知道【THIRD】为什么叫【THIRD】,难道是因为三大院的原因么?我还带了辣椒酱你要么?”

“并不是,【THIRD】之所以叫【THIRD】,是因为创立之初的那些元老神裔认为老天第一,诸神第二,我等第三,所以叫【THIRD】。还有,你不觉得让一个女士生吃辣椒酱是一件很过分的事情么?赶快拿开啦!我受不了大蒜的味道。”

“抱歉抱歉。”白一泉赶忙把辣椒酱收回了背包里,“原来【THIRD】创始人那么骚包的么,亏我一直以为【THIRD】代表着谦逊呢。老一老二都不争,直接争第三了。话说我还带了阿尔卑斯奶糖师姐你要么……”

“你那该死的背包里到底有多少东西。”何欣欣很是无语,“是把家搬来了么?”

白一泉有些不好意思:“家里人硬塞的。”

叶知凡终于受不了两人的对话了,清了清嗓子说道:“欣欣说的话粗理不粗。【THIRD】建立之初的确存在这个想法,要成为除了宇宙和诸神以外最强大的力量。所以被冠以了‘三’之名,在各个世界的称号都围绕着这个数字而展开。所以也可以把我们称为【叁学院】,在地球上的确有神裔这么称呼过我们。”

“哦……”白一泉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回到之前的话题。”叶知凡继续说道,“关于【终焉之皇】是否被凡人击败过,我们并没有明确的答案。但至少目前为止已经有无数证据指明当年【终焉之皇】在那个小世界遭遇过滑铁卢,实力受到了极大的削弱,以至于近百年来都没有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就连人院和兽人学院的高层也见不到他了,只是知道他还活着。”

“还是觉得难以置信。”白一泉说道,“那个小世界的科技发达么?和我们地球比怎么样?”

“完全比不了。甚至于还不如尼尔加尼,至少尼尔加尼有神裔的存在,尽管在那里被叫做巫师或者魔法师,但那个小世界连类似的职业都没有,从某种程度上和地球相似,被诸神遗弃的文明。”

“所以说那地方出现了能击败【终焉之皇】的凡人?”白一泉的嘴角抽了抽,“靠什么?靠牙齿咬么。”

“这就是你们要去寻找的答案。”叶知凡说道,“在假期时,【THIRD】已经派出几批探索小组前往那个世界了,目前也得到了不少珍贵的资料,你们应该是最后一批,之后将所有小组得到的资料汇总,大概就能知道那位凡人的真实身份了吧。”

“冒昧的问一句,那位凡人死了多久?”

“至少百年,这是以【终焉之皇】最后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的时间所推测的,小世界那边的探索小组应该得到了更准确的时间。”

“呃,师兄你竟然不清楚具体的时间,这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很遗憾,这次的探索行动由三系导师赫尔墨全权负责,目前我所知道的信息也只有他们出发前时学院所掌握的信息。最新的信息除了赫尔墨导师和院长,恐怕连长老院都不是很清楚。”

白一泉很是惊讶:“为什么?”

“长老院对这件事情不是很上心,他们大概认为就算那位凡人真的击败了【终焉之皇】,但也已经死了这么多年。就算找到了他的骸骨也没有任何意义,如果那位凡人的实力能够传承的话,那么他所在的小世界不可能始终默默无闻。”叶知凡说道,“简单的说,长老们只对能够掌握在手中的力量感兴趣,就算真的从小世界里查到了什么,也不可能瞒得过他们,所以此时也无须上心。”

“原来是这样。”白一泉点点头,“师兄你要茶叶么。”

“不,不了。”叶知凡的表情很是复杂,“为什么你还带了茶叶?你是要到【THIRD】做生意么。”

“因为我老爹说,茶叶是中国的特产,为了弘扬中国文化,出远门的时候应该带上一罐,上次太急了所以忘了,这次可没忘。”

白一泉苦笑着看着手里的茶叶。他忘了这茶叶叫龙井还是毛尖,反正老贵老贵的,听母亲大人说是白一山的某位战友来看他时送的礼物。白一山本来就不怎么喜欢喝茶,听闻价格后更不敢喝了,于是一放就放了小半年,这次让白一泉给带了出来。

至于理由,弘扬中国文化什么的,鬼信咧。这不过是白一泉随便编出来的,因为真实的理由他不好意思说。这罐茶叶是白一山让白一泉送给盛先生的,然而盛先生并不存在,白一泉就只能自己带着了。

“如果不想喝的话可以卖掉,应该会有人愿意出不错的价格。”叶知凡给出建议,“新生在入学第一个学期花销由学院支付,但以后的生活就只能自力更生了。”

白一泉呆了:“还有这种说法?”

“一直都有,不过赚取生活费的方式还是很多的,就是看你这个小少爷吃不吃得消了。”何欣欣讥讽道。

白一泉咧了咧嘴,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

“如果你去参加实训的话就不用担心了,完成实训后会有奖学金的。”

“也只能这样了啊。”白一泉叹了口气,“希望那个凡人的故乡并不危险。话说一直凡人凡人的叫着很奇怪哎,那个人没有名字么。”

“有的。”叶知凡放缓了声音,以无比庄严的口吻说道,“他在学院里的代号叫【人皇】,全名为伊恩·伊利亚特。”

北京首大医院可靠吗
北京京都医院看病怎么样
北京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邯郸牛皮癣治疗费用
汕头做人流最佳时间是多少天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