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一梦千年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遂宁信息港

导读

遥远的天边,昼夜不停的响彻着铃声,那是亡魂不舍的歌声,奈何桥上,孟婆悠悠的端着汤碗,悠悠的收起汤碗。奈何桥上来来往往着形形色色的人,有木然的

遥远的天边,昼夜不停的响彻着铃声,那是亡魂不舍的歌声,奈何桥上,孟婆悠悠的端着汤碗,悠悠的收起汤碗。奈何桥上来来往往着形形色色的人,有木然的,狰狞的,恐惧的,平静的,美丽的,丑陋的。孟婆目无表情的看着他们喝着汤,步履蹒跚的,稳稳的走过奈何桥。桥下是流淌呼啸着红红的河水,殷红的像人泣的血般。“下一个...”  一个身披紫纱,裹一袭紫衣的女子盈盈的来到孟婆前,幽幽的道:“孟婆,我不想忘记前生事,不想忘记深爱的那个人,应该怎么办?”孟婆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那你必须在奈河里面浸泡,受噬骨浸髓,痛彻心扉之苦,还要千年的等待。”女子一纵身跳下河去....  不知过了几经几世,斗转星移的,到了明朝永乐年间。  “求你,我求你别喝,看我一眼,看我一眼....”那哀哀之声,似呢喃,又似呐喊。丫头翠儿吓了一跳,她知道是小姐做恶梦了。“小姐,小姐,快醒醒...”床上一紫衫女子,迷茫的睁开眼,看见翠儿那焦灼的目光,她知道她又做恶梦了,她梦见一个影子,她大声疾呼,可是他不理她,他没有看见她。叹,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翠儿,没有事了。”那个梦她从小就一直伴着她。她不知道是谁,只是感觉梦中那锥心的疼,疼的她似要窒息。    “蝶儿,这是王公子家的管家,你同他一起上京,王公子是我做生意认识的朋友,那里有人照顾你。叹!”蝶梦忧伤的望着病床上的父亲,父亲表情痛苦,气喘吁吁,胸口起伏不定,咳声连连,“为父放心不下你呀,蝶儿,也对不起你,没有好好照顾你。叹,”语音未完,便撒手尘寰了。蝶梦伏着父亲身上失声痛哭不已。蝶父早在自己病中,得知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怜她自小没有娘疼,他一撒手人寰的话,蝶梦更孤苦伶仃的,自小与她定亲的人家,因为家败远走塞外,不知道几时回来,只留一纸婚书。遂打点好一切,托他好友王公子帮忙照顾。有人伴着蝶梦不孤单寂寞的。  料理完父亲的后事,梦蝶跟着王管家来到京城,来到王府。一路上,王管家告诉她王公子名叫王逸之,已过而立之年.王夫人病逝不久。  王府很大,气势磅礴,里面厅殿楼阁,峥嵘轩峻。里面还有一大花园,奇花异草,竞相吐芳,花的娇媚,草的清丽。让在园中的人心旷神愉而神清气爽。随着管家来到正厅,立马听到一温柔的声音:“欢迎,蝶梦的到来。”蝶梦定睛一看,这个女子年纪比她略大,一身翠绿色的衣裙,素雅而柔媚。“谢谢”蝶梦拘谨的答道。“哈哈哈,蝶梦,你好。”王公子出声招呼道。蝶梦看着王公子,很魁梧,面容略有些发福。似曾相识的感觉,很熟悉。她甜甜一笑,“你好,王公子。”王公子爽朗的一笑,“这是雨花,她是我的朋友,你叫她雨花姐就是了。”蝶梦对着雨花也甜甜的一笑:“雨花姐,你好。”“你好,蝶梦”雨花的笑声透出一丝勉强。生性敏感的蝶梦心里诧异了一下。王公子说道:“哈哈哈,蝶梦,现在你也是我的朋友了。希望你开心。府里尽管玩。”  “呵呵,蝶梦妹子,你来了,欢迎。”一笑声爽利,声音干脆的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哈哈哈,青萍,你来了,蝶梦,她也是我的朋友,你叫她青萍姐就是。”王公子道。  “青萍姐,你好。”蝶梦甜笑相迎。“妹子,好漂亮。典雅别致。”“谢谢,青萍姐,你才真美丽,清丽雅致。”青萍穿一袭蓝宝石衣裙,飘飘冉冉,而又飒飒英姿。“青萍,你回来了。”雨花温柔的声音响起。“是的,好热。”青萍答道。此时正是酷暑骄阳的7月。“我回房,你们开心。”青萍说道。“我也回房有事,你们聊。”雨花也说道。说完她们便各自回房了。  大厅就剩下王公子与蝶梦两人了,他们各自品着茶,王公子侃侃而谈,蝶梦也盈盈相对。两人棋逢对手,言语交锋,知识相较。聊古书,谈对子。聊的酣畅淋漓。他们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从闲聊中,蝶梦发现,王公子博学多才,古文造诣极深。尤其关注天下兴亡,熟知历朝历代史记。蝶梦暗自佩服,她从小喜爱读书,她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阅读各类书籍。也许女子不识字倒好一些,心思单薄的好。就因为多识了几个字,多看了几本书,所以心里的想法就与常人不同了。她也见过许多公子哥们,没有多少有如此深厚的文底的。心里暗生倾慕之意。    第二天一早,梦蝶起来,来到王府的后花园散步,清晨的空气总是那么的清新,花花草草上那一颗颗晶莹欲滴的露珠,摇摇欲坠的,惹人怜惜。一股轻风拂面而来,伴随着各种奇花的清香扑鼻。让人感到万分陶醉,神清气爽。花园里早有许多人在那里玩耍,有当秋千的,有采撷花儿的,蝶梦都不认识他们,只见雨花也在里面。蝶梦上前道:“雨花姐,早。”雨花勉强答道:“早。”这时一男子,来到蝶梦面前冷声说道:“哼,蝶梦,你好呀。”蝶梦惊了一下,迷惑的望着他。只听他说道:“好个女子,你知道吗?你伤了别的女人。”蝶梦甚感委屈,初来乍到,她伤了谁?她心底隐隐约约难道她伤了雨花,她不知道她怎么伤了她呀?从未有人这样说过她,脆弱而敏感的她,感到心疼,鼻子一酸,眼泪刷刷流下,她愤声道:“你说说,我伤了谁,我怎么伤了的。”“哼,你自己知道。”那个男子说道。这时围了许多人上来,看见他们,出言说那男子。王公子也来了,蝶梦看着他来到,不由自主的扑到他怀中。越发觉得委屈,她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用迷惑的眼光询问道:“王公子,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伤着谁呀,你告诉我。”“哈哈哈,谁说的。”王公子笑道。“蝶蝶,谁说你伤了谁呀。”那男子马上改变口气。  蝶梦气的无法言语,掩面而泣,跑向房间去。王公子跟着她来到她房间。“你与雨花是什么关系呀,他们都是你的什么人呀。我怎么伤了她的呀。”蝶梦问他。“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我爱结交朋友的。”王公子答道。“我感觉不对呀,雨花是你的情人吗?”蝶梦心中迷惑不解。“不是。花雨,还有青萍都是我的朋友,我对她们只有义,没有情的。”王公子说道。“可是我明明感觉得到,雨花眼里心里不喜欢我。他们容不了我。他们会骂我的,骂了我向谁诉说去。这里我不快乐。”。蝶梦哭着说道。“我能容你,我喜欢你,放心他们不会骂你的,骂了向我说。难道我们在一起也不快乐吗?”王公子笑道。听到这里,蝶梦心中一暖,破涕而笑,又不由自主的扑他怀中,小鸟般的依着,感受着他的宠爱,心情大悦。她轻声说道:“你对我真好,还从来没有人对我这样好呢,谢谢你。”“哈哈哈,用什么谢。”“用心谢如何,看你对我这么好,送你一颗心怎么样,一颗晶莹剔透,七窍玲珑心如何。只给心,不给人。”蝶梦俏皮的说道。“哈哈哈,好,我只要心不要人。谢谢。”王公子长笑。“那你又用什么谢我?”蝶梦回笑他。“我连人带心都给你,如何。”王公子挪揄她。蝶梦翘着娇唇:“心给我就是了,臭皮囊你自己留着。”“好,好,心与魂都给你,我就带着臭皮囊行尸走肉着。”哈哈哈哈两人都开怀大笑。    来到王家有些日子了,蝶梦自由自在的在园中玩耍,王公子经常陪着她闲聊,眼中差不多都是她,都惹园中许多女子说他,王公子眼中就只见着蝶梦。让她心里不好受的是,雨花对她的态度,明显的不喜欢她。可是她也没有明显发难。蝶梦依然热情的对她,她淡淡的应着。可是雨花对王公子的态度明显变了,开始冷言冷语的,甚至有恨。这是蝶梦的感觉。她感应到雨花心中很无奈,很悲伤,她也曾问过:“雨花姐,你心中有喜欢的人吗?是谁?是不是王公子?”雨花答道:“我心已死,灵魂到地狱去了。”便不理她了。蝶梦不解,但是她知道她内心深深痛,彻彻伤。蝶梦天生第六感觉敏锐,能察人内心世界。蝶梦很想帮助她,可是她知道每个人内心的伤痛唯有自己才能化解,旁人是无能为力的,爱莫能助的。只有暗自替她担心。青萍对她却很好,每次都很热情的叫她妹子。因此她心里较为喜欢青萍。私下她听到园中人议论,说是雨花与青萍都喜欢王公子,每个人都在猜测王公子,说王公子不知道喜欢谁。  一天,蝶梦听见雨花与王公子在园中争吵,雨花的声音充满了恨:“哼,王逸之,你自己考虑清楚。”说完,激愤而去。王公子在那里叹气,蝶梦很好奇,走近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吗?”“叹,走屋子里面说去。”来到厅堂,两人静坐。蝶梦沉默,她知道他有话说。王公子叹声说道:“我知道雨花的想法,可是我不能答应。”听到这里,蝶梦黠然一笑,“呵呵,她什么想法?她喜欢你对不对?”王公子听了也开怀笑:“哈哈哈,是,青萍也是。”蝶梦很认真的对王公子说:“她们两个都喜欢你,你可以选择一个定下来,你反正要一个夫人的。你喜欢她们谁?”“哈哈哈,你打算把我给谁?你把我给谁就给谁.”王公子望着蝶梦笑道。听的蝶梦心中一甜,笑道:“呵,你是我的吗?”王公子说道:“你是我的知己,我对你与她们是不同的。”迷迷糊糊的蝶梦其实对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的,不过按照她的理解她说出了她的看法:“我看雨花姐,与青萍姐,都不错,不过目前你与雨花姐,闹的不愉快,我感觉雨花姐悲哀,如果生活中两人有恨意,是不会幸福的。而青萍姐乐观。选择伴侣还是应该选择乐观积极的,这样生活会开心快乐的。”“哈哈哈,有道理。”王公子笑说道。蝶梦正色说道:“你知道吗,她们年龄都不小了,你不能这样拖着,女人的青春是经不起等待的。耽误着她们,喜欢其中一个,就与另外一个明说,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如果我说,我一个也不选呢。”王公子说道。蝶梦很诧异:“为什么?”“我当她们是朋友,我意不在此。你与她们是不同的。”王公子说道。“怎么不同?”蝶梦笑道。“哈哈哈,你是给我心的人。”王公子答。“讨厌。”蝶梦满脸红晕。“你很美,美得让我惊异。”王公子说道。“胡说,我不算美吧,多算清秀,我有自知之明的。知人则智,自知则明,胜人者力,自胜者强。我看老子的《道德经》就这几句说的,我喜欢的。”蝶梦娇笑道。蝶梦很想知道王公子喜欢雨花与青萍谁?她曾经与青萍笑谈,说帮她问问,王公子喜欢她吗?青萍当时就:“妹子,你认识才多久,我认识他很久了,雨花我们也认识很久了。我了解他,你问不出来的,他人很好的,学识也好。脾气好,特能容人。对谁都好。”这次谈话,果然如青萍所言,问不出来所以然。其实这次雨花与王公子谈的却是,雨花逼王公子叫蝶梦出去,她心里嫉恨蝶梦,见着蝶梦如千根针在刺她心似的。  王公子不在的时候,蝶梦就痴痴迷迷的想着他,念着他。脑海里面都是他的影子,见着他的时候,她快乐似仙。她与他写下了“君心在,我心在。心若在,情就在,情若在,梦就在,人难离,人若离。魂相依。魄相伴。君心离,我心死。”他为她写下了“我对你此生不变,至死方休”他说:“雨花与青萍都想要我许她们诺言,可是我不敢许,就是怕自己做不到,你放心吧,我一诺千金。”  雨花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怨恨,她很想与她好好谈一次,可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天,园中来了一位女客人,王公子陪着。蝶梦见着她感到她好美呀,美的飘逸,美的空灵,美的洒脱。大而明亮的眼睛充满着睿智。两人说着话,王公子见着蝶梦,热情的说道:“蝶梦,这是听寒,是我生意上的朋友,听说我园子里的朋友多,也来凑热闹的。”“蝶梦妹妹,你好。”热忱清朗的声音。此时的蝶梦怔住了,她感到一阵揪心的疼,莫名的眼泪流了下来。她没有说话,转身跑向自己的房间。看着听寒,她感到刺心,她心里明白,她猜坏了,她担心王公子对听寒有什么别的心思。  回到房间蝶梦心愈发痛苦不堪,此时的她才知道伤心是怎么一回事,只觉神思恍恍惚惚的。心伤无人诉,无可诉,她不知道怪谁?怨他吗?又从何说起。一直悲悲切切,无语凝噎。到了晚间,王公子来叫她吃饭:“蝶梦,你怎么了?话也不说就离开的。走吃饭去。”蝶梦泪流满面,“我不想吃,你们吃去吧。”经过痛定思痛,她做了一个决定。“逸之,我发觉你对喜欢你的女子用了《孙子兵法》中的: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则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也。你都希望她们留在你身边。我对你情太深,你让我清静一段日子,让我淡忘你,不再痴迷你,好吗?”蝶梦哭着对王逸之说道。王逸之听了,面色一变。蝶梦心更痛。泪眼望着他。王逸之没有说话转身离开。蝶梦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更痛了。  蝶梦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不在理睬王逸之,在房间里的这些日子,只有她知道自己有多痛苦,刻骨的相思吞噬着她。铭心的情折磨着她。她以为时间会让她淡忘,可是她错了。分开却是更深的思念。她想王逸之,好想,好想。她知道自己只要打开那扇门,就可以看见他,就可以投入他的怀抱。享受他的温暖。可倔强的她,忍受着痛苦过,也不愿意见他。   共 16187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专家谈辅助生殖技术的治疗经典
昆明癫痫专科医院
治疗女性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