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帝玄天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没见过比他贼的

2020/01/16 来源:遂宁信息港

导读

帝玄天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没见过比他贼的“是异变的雷魂珠。”听得几人交谈,申公婵才有些后知后觉的从黎晨怀中起身,掩饰的捋了捋秀道。

帝玄天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没见过比他贼的

“是异变的雷魂珠。”

听得几人交谈,申公婵才有些后知后觉的从黎晨怀中起身,掩饰的捋了捋秀道。

嗡嗡。

散一丝幽蓝色雷弧,核桃大小的宝珠,在黎晨掌心内滴溜溜旋转,似乎有着特殊的灵性,欲要脱离他的掌控,却被雄浑的九阳真罡困住。

“竟然拥有混合法则的特性。”

阴月灵姬扶着6游龙來到近前,仔细打量道。

“嗯,这雷魂珠内,罕有雷之法则和魂之法则的力量,拥有特殊神通,应该是幽冥雷炎。”

申公婵仔细看了看道。

“这颗雷魂珠是幽冥雷蜈的核心,确切的説,是寄居在它体内的上古魂煞的魂丹。

里面蕴含的力量之强,比一名普通高级战圣都强大几分。

这次也是凑巧,若非被它所吞,从内部攻破,我们的麻烦可就大了。”

黎晨深吸口气,心有余悸道。

正如他所言,在雷蜈腹中,他以阴阳灵珠镇压了上古魂煞的最强神通,,幽冥磷火,本身再以吞天武魂和天乌魂火烧灼,一举将它的魂丹拿下,这才破了雷蜈。

否则的话,以这怪物的躯壳之坚硬,拼了命他们也赢不了。

但看6游龙的最强攻击,也仅仅是留下划痕,便可见一斑。

当然,这么説并非指他们合力可以打杀高级战圣。

只因四人一兽中,黎晨的力量完全克制雷蜈,而6游龙的剑罡,或多或少的同样克制,加上诸多宝物的缘故才凑巧赢了。

“这还是冥狱的外围,就有如此恐怖的凶物,要是继续往里走”

阴月灵姬后怕不已,言语之意,显然是打起了退堂鼓。

“危险必然是有,但不一定会每一步都遇到。

这雷蜈的前身,上古之时必然是了不得的凶兽,才能在这么多年的岁月流逝中存活至今。

但如今它的力量,比之全盛时,恐怕连亿万分之一都沒有。

我想,这冥狱中诸如此类的凶物,定然不多。”

6游龙轻拍了拍她的手掌,宽慰道。

“是不多,但每一个,恐怕都是难缠的角色。”

申公婵也有意退出去,日后再谋划对付龙应天的计划。

这一战的凶险,可把两女给吓坏了,远远沒了之前的坚定。

但对于6游龙和黎晨的心,她们却是不会变的,无论前路多么凶险,都会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咳咳。”

黎晨干咳一声。

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继续吧,看两女的样子,万般是不愿两人冒险了,不继续吧,都走到这里了,着实不甘心。

“黎晨,不要藏着掖着了。”

沉默了好一会,6游龙拿出了大哥的样子,沉声道。

“好。”

两人极有默契,黎晨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当即diǎn了diǎn头。

听得此言,两女微微一愣,继而明白了这其中意味。

事实上,他们一行四人一兽,并非是全部的力量,莫要忘了黎晨还有魔晨和巨晨两大分身。

而魔晨,更是有着八荒魔蛇这等上古凶兽帝皇妖宠。

加起來,可就是八大战圣级别的强者,其中以6游龙、黎晨、八荒魔蛇、魔晨的实力,更是在中级战圣中都能排的上了。

“他们的距离不远了,很快就能赶上。”

沉下心神感应了一番,黎晨道。

“好,我们就在这儿休整下,再继续前进。”

6游龙diǎndiǎn头。

当即,众人疗伤的疗伤,打坐恢复的恢复,喧闹的甬道再次恢复了沉静。

阴月灵姬和申公婵互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可谁让她们都爱上了两个性格倔强的男人呢。

不知过去多久,伤势看似最重的6游龙率先醒转。

事实上,他除了受到反震,经脉有一丝受创外,伤势并不严重。

6游龙自创的剑阵之道,攻防一体,旷古绝今,对自身的防护,尤其是内部经脉,有着独到之处。

“他们在附近了。”

感受到6游龙的问询目光,黎晨道。

“走吧。”

沒有多大损耗的阴月灵姬和申公婵旋即起身。

四人飞到旺财背上,继续深入甬道,转瞬便消失在昏暗中

轰。

冰寒至极的风暴轰然降临,吹的一众人族强者,一个个齐齐打着哆嗦,抽着冷气,面露骇然的仰望天。

有几个修为稍弱的武者,直接被冰封当场,宛若冰雕。

“凤霜。”

裘千华、岳坤、凌臻面色大变,怎么也沒想到,妖族中还有这么一尊大神沒有进入冥狱,却在这个时候找上门來了。

“説出黎晨的下落,饶过尔等狗命。”

双目隐隐泛红的凤霜,俯视数百人族强者,全然沒有将他们放在眼里的样子。

事实上,以她的实力,确实够资格如此。

“混”

裘千华当即就要怒斥凤霜,却被岳坤拦住了。

“黎晨去了前方山谷,你若要寻他,大可自去。”

岳坤冷声道。

“你可知道,骗本座的下场。”

凤霜缓缓抬起玉掌,冰寒妖元弥漫,虚空中隐隐下起了冰晶。

“你大可问一下你们妖族的武者,所有的战圣强者,全部进了前面山谷中的宫殿。”

岳坤道。

“哼。”

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凤霜身形一展的飞向山谷,转瞬消失不见。

“岳坤,你。”

裘千华俏脸冰寒的盯着岳坤,大有不给出合理解释便当场翻脸的架势。

“裘师姐莫怪,岳师弟也是无奈之举。

凤霜的实力之强,你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

至于黎师弟的安危,到了里面,有岳师兄照拂,谁能耐他如何。”

凌臻打圆场道。

“哼。”

听得此言,裘千华俏脸微松,但仍旧沒给岳坤好脸色。

“哎,黎晨啊黎晨,你到底做了什么,招惹了这疯娘们。”

岳坤也不生气,苦着脸望向山谷。

“放心,这才多少年,黎晨的实力增长到如今地步,凭借的是什么。”

凌臻一语双关道。

“也是,我就沒见过比他贼的。”

岳坤深以为然道。

“哈哈哈。”

两人互视一眼,分毫不觉在背后腹诽自己的救命恩人有什么不妥,爽朗大笑。

显然,他们对黎晨的保命本领,那是一百个放心。

看两人沒心沒肺的样子,裘千华更是气不打一处來,却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得在一旁生闷气。

南方医院泰成逸园分院正规吗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电话预约
北海治疗阳痿费用
淮安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上饶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