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条钩沉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遂宁信息港

导读

1941年5月18日,第14集团军已经在敌人的包围圈中恶战半月之久,官兵伤亡近半,部队极度疲劳,此时,刘茂恩总司令收到卫立煌司令长官的电报,

1941年5月18日,第14集团军已经在敌人的包围圈中恶战半月之久,官兵伤亡近半,部队极度疲劳,此时,刘茂恩总司令收到卫立煌司令长官的电报,命令该集团军向黄河南岸撤退。  刘茂恩率部突围后,在黄河边幸得一木船,第5次南渡因过于拥挤而翻船……  ——《刘茂恩遇险记》    (一)虎口脱险    一    41年5月7日,第14集团军兵败封门口,5月19日夜才摆脱日军追击,进入八路军防地太岳山区。  太岳山位于山西省中部,又名霍山。东起沁潞,西止汾水,南接中条,北连绵山。山体走向近于南北,长约200公里,宽约30公里,是汾河与沁河的分水岭。抗日时期,太岳山区驻守这一支八路军健儿——129师286旅。  山高路险,又有八路军掩护,来到这里之后,第14集团军才得以喘息。总部驻扎在宋家岭,总司令刘茂恩住在村东头的一家院子里。  时节已过立夏,却依然夜凉如水,真有点儿“凉露霏霏露沾衣”的感觉。湛蓝的夜空里纤尘不染,一轮圆月挂在树梢,看上去湿漉漉的,犹如清水刚刚洗过,水珠儿还滴滴答答地淌哩!似水的月光在地面上洒了一层柔曼的亮白,使原本应该漆黑模糊的地面因这层月光而变得既清晰又迷离,仿佛一脚踏上去就能溅起水花来。  此时,刘茂恩却无心观赏这皎洁的明月,他一脸愁云,背操着手,在小院里不住地踱来踱着去。好似牢笼中的一只困兽,在狭小的栅栏缝隙里无休无止地寻找着出口。  半小时前,八路军129师286旅打来电话,说:日军第35师团、第21师团向太岳山区逼近,前部已到达谢庄、春窑一线。  刘茂恩紧忙端了一枝蜡烛来到军用地图前,看着地图上了谢庄、春窑两个地方,不由地暗自吃惊。这两个地方距第14集团军驻地只有百里之遥,两天之内日军便可以到达。封门口战役部队伤亡惨重,兵员、弹药、枪械均未补充,马上就要迎战日军两个师团,顿时就紧张起来。  大战在即,命运未卜,刘茂恩那还有半点困意。也不知是嫌屋子里太闷,还是嫌地方狭小,便走出了屋子,来到院外的半山坡上。遥望着茫茫山峦,他的思绪也渐渐模糊混乱,脑子里就像一团雾霭,懵懵懂懂。他猜想:日军进攻太岳山区,只能从东边来,而他若撤离太岳,势必要往东行,弄不好就会与日军迎头相撞。敌众我寡,实力悬殊,对于这一点刘茂恩十分清楚,也十分担心。  “十七十八,月落半夜”。不知不觉月儿已落下西山,铅灰色的穹窿里只剩下密密麻麻的星星。这一颗一颗闪烁着的星斗就像无数迸溅的弹片,携着致命的亮光从天而降。刘茂恩不禁心里一颤,一种莫名的恐惧顿时涌上心头。几天前,在突围中与日军拼死搏杀的景象又在他脑海中闪回。  5月18日,第14集团军已经在敌人的包围圈中恶战半月之久,官兵伤亡近半,部队极度疲劳。此时,刘茂恩总司令接收到卫立煌司令长官电报,命令该集团军向黄河南岸撤退。为了缩小目标,刘总司令把集团军分为两部,分别由他本人和参谋长符绍谦率领突围。  他率部行至河南济源龙岩镇,被紧追上来的日军包围,数次突围皆告失败,情况万分险恶,左右僚属劝其更换便衣,设法逃出。刘茂恩却凛然作色道:我身为堂堂中国军人,沙场捐躯,死亦光荣,岂能求一时苟安,丧失民族气节,为人耻笑!说罢,拔出手枪要自杀,侍从急忙扑上去死死拉住,官兵皆抱住刘总司令嚎陶痛哭。  军“陷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刘茂恩与士兵们抱着誓死的决心与顽敌殊死搏斗,终于杀出重围,于19日进入八路军驻地太岳山区。而参谋长符绍谦率领的另一部分队伍突围出去没有?现在何处?情况怎样?他不得而知。  这天夜里,他派出一个加强连侦察敌情,探索道路。东方将要泛白,却仍没有一个人回来。  天至黎明夜更黑。在这暂短的黑暗之后一切便会凸显,到那时会受到多方牵制,行动更为不便。刘茂恩感到很揪心,他又走到院子中,见赵参谋从外面进来,就说:请邢师长来一下。  这位邢师长就是邢良臣,洛阳嵩县人,30多岁,自幼习武,行伍出身,五大三粗,作战勇猛,人称邢大胆。卫立煌曾亲书“忠勇善战”四字相赠,是15军的一员悍将。原为第15军64师191旅旅长,现在是第64师师长。在前几天的撤退中,为了刘茂恩总司令的安全,他带着两个旅随总部行动。  刘茂恩低头苦思冥想,邢良臣走到了跟前他尚未觉察。  报告总司令,邢良臣奉命来到。  刘茂恩一边向屋里走,一边问着:邢师长,这两天你都在弄啥哩?  啥也没弄,睡觉。  二人来到屋里坐下,刘茂恩长叹一声说:良臣,又要打大仗啦。  邢良臣随口答道:打就打,不打仗我手还痒痒哩!  刘茂恩白了邢良臣一眼说:良臣兄弟,你现在是师长了,领兵打仗要动脑筋,你哪来那么多瞌睡?  说着说着,邢良臣又打了一个哈欠,他笑着说:也不知咋回事,瞌睡就是多。不过,你放心,打仗我从来不含糊。  刘茂恩听着也笑了,他深知邢良臣虽识字不多,粗人一个,打仗却敢拼敢闯,是个难得的将才。  在战场上,中日双方的区别就是:日寇靠战刀指挥。指挥刀朝前一指,士兵就冲上去。而中国军队却要军官身先士卒,带头冲锋陷阵。尽管邢良臣不是帅才,也还算得上个将才。刘茂恩啼笑皆非,说:马上要开作战会议,会上可不准打瞌睡。  邢良臣点点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作战会议开始了。窑洞里坐着各旅、团的长官。刘茂恩举着一支蜡烛走近地图,说:我部奉战区长官部命令,南渡黄河。过了黄河就是洛阳,洛阳是咱们老家,这一次回老家恐怕不那么顺利。敌人离我们只有两天的路程,我们白天不便行军,敌人又近在眉睫,事不宜迟,今晚就撤离。再晚,后果将不堪设想。  刘茂恩又仔细看了一阵子地图,吃惊地:赵参谋,怎么没有双响头这个地方?  赵参谋说:双响头是个小地方,地图上没有。  刘茂恩接着说:我部行军路线确定如下:为避免与敌人遭遇,今晚我部自宋家岭西行,走出双响头,转向正南,出了山就是垣曲县的古城镇,那儿离黄河就不远啦。诸位还有什么意见?  众人都不说话,刘茂恩看不见邢良臣,就大声叫着:邢良臣!  到!邢良臣有个习惯,就是在睡梦中,若有人点名,他也会立即答应。  刘总司令问:我部行军路线都听明白了?  听明白了。  刘茂恩又问:我部自宋家岭西行,到什么地方向南拐?  叫他娘那啥来……对,磕响头。  众人哄堂大笑,刘茂恩也笑了,纠正着说:你又打磕睡了,那地方不叫磕响头,叫双响头。  差不了多少。  众人又笑了。  刘茂恩威严地说:一点都不许差,差一点就会全军覆没。  是。邢良臣答着。  刘茂恩命令邢良臣师长带一个旅为前部,侦察连长给邢师长带路。又下令各部一律轻装上阵,一切笨重物品全部舍弃,即刻出发。  是!    二    这是一个灰蒙蒙的夜。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灰蒙蒙的天空布满了灰蒙蒙的云彩。潮湿的夜风拂面而过,送来阵阵凉意。第14集团军的队伍排成一排,走在山间小路上,偃旗息鼓,连战马的四蹄都缠上了棉布,悄无声息。一直走到凌晨4点,侦察连长报告:双响头到了。  双响头是一条沟,又深又长,两头奇窄,中间宽阔。特殊的地理环境造成了强大的共震效果,恰似一个巨大的音箱。站在沟中间放个屁,沟两头都能听见响,因而叫双响头。  邢良臣打量着周围。好端端的一座山在这里裂开了一条缝隙,两边崖壁齐斩立陡,刀削斧劈一般。一个小的可怜的山口,宽约三尺,仅可两人并行。进了山口,地面渐渐开阔,到处是树木、荒草,没有道路。邢良臣问:咋没路?  连长说:这荒山野岭上哪有路。  咋往出口那头走?  白天能看见,现在天太黑了就看不清了。  邢师长只好命令部队进入开阔地之后,原地待命。  黎明时分,刘茂恩带着队伍进入山口,他在山口布置了防务,来到了邢良臣身边说:天明之后你带191旅直奔山口,在那里布置防务。等到晚上再出山口。  是。  走了一夜的山路,邢良臣也累了,他找到一块平展的地方,倒头便睡。没有多大工夫,他便回到了洛阳。一进城,他就直奔清雅斋,要了2斤酱牛肉,一壶老酒,还有几个小菜,大吃二喝起来。突然,谁在他的头上敲了一下,军人机警令他一骨碌翻身坐起,睁眼一看,是一颗松果打在脸上。一只小松鼠在枝头窜来跃去,惊恐地瞅着他这不速之客。邢良辰轻声骂着:你个小娼子搅了老子的好梦。  天已大亮,邢良臣看看四周,这片开阔地也并不开阔,夹在两山之间,宽处不过50~60米,却一眼望不到尽头。他集合好队伍,寻路前进。道旁山泉淙淙,流水潺潺,在不远的地方竟汇成一个不大不小的水潭,潭水清澈见底。士兵一夜没吃东西,邢良臣命令部队在潭边吃点干粮,稍事休息。  进攻宋家岭的日军是第35师团一部,旅团长名叫牛岛一郎,这个旅团惯于山地作战,是日军中的一支劲旅。他们在宋家岭扑了空,牛岛并不甘心,他来到第14集团军总部驻地,在伙房中看到一堆做饭的草木灰。牛岛老于世故,他把手伸入草木灰中,感觉草木灰尚有余温,便料到中国军队并未走得太远,便要通了师团长的电话,请派飞机侦察。  天一亮,一架日机在第14集团军总部驻地上空盘旋,双响头沟里的袅袅炊烟暴露了目标。中午12时,中日两军争夺双响头战斗打响了。日军集中了大量火炮向山口发射,中国军队死守不退。由于地理条件限制,日军进攻始终进展不大。  刘茂恩见状十分着急。进山口已经被敌人发现,若是日军再挡住出山口,总部这么多人就完蛋了。他要通了邢良臣的电话,说:邢师长,怎么还没有到达出山口?  总司令,从早上到现在我们马不停蹄地跑,没办法呀!x他娘,沟太长。  刘茂恩焦急地:这边山口争夺战已经打响。敌人要是从那边山口进来,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  总司令,我立即全速前进,占领出山口。  下午3时,邢良臣率部到达出山口,没料到出山口比进山口还狭窄,只允许一个通过。这里尚未发现敌情,邢良臣长长地嘘了一口气。  下午4时许,一队日军出现了。邢良臣见敌人不多,便放敌人进了山口。敌人搜索前进,中国军队突然四面开火,半个小时之后,这股日军就被歼灭,只有3个人侥幸逃窜。  中国军虽有小胜,但出山口被日军堵住了。第14集团军只能据险而守。虽然日军进不来,但中国军也出不去。  刘茂恩被困在山里,一困就是7天,首先粮食就成了大问题。时值阳历五月,山里地势高寒,气候要比山下晚一个多月,双响头又窄又陡又深,阳光很少能照射进来,故而小草才露尖尖角。前几天士兵还可以找些野菜,后来连野菜也找不到了,只得杀马充饥。战马杀光了吃什么?刘茂恩一筹莫展。  第14集团军的总部设在一个山洞里,刘茂恩坐在一块岩石上六神无主,欲哭无泪,百无聊赖地对着洞口仰天长叹:我刘书霖入晋以来打过多少恶仗,忻口战役是我殿后,晋城撤退又是我殿后,现在轮到我突围,谁来掩护?苍天呀苍天!莫非真的要灭我刘书霖吗?  说来也怪,霎时狂风大作,雷电交加,顷刻间大雨瓢泼。进山口就像开启了的闸门,滚滚洪流喷涌而入。双响头进山口处稍高,出山口处略低。山洪汹涌,奔流直下。中国兵没抓没挠没处躲,被齐腰深的洪流冲得东倒西歪,连滚带爬地被扔出了山口。  山口外的日军也畏惧这肆虐的洪流,早就爬到了高高的山坡上,见中国兵被山洪裹卷而去,反倒幸灾乐祸。  中国兵在这并不很深的波涛中苦苦挣扎,淹不死,停不住,只能随波逐流。  这股山洪并没有汇入某一条河流,而是完完全全地灌进了一个山洞。更奇怪的是,洪水进入山洞后突然变小了,不见了,消失了,把中国兵一个个抛在了硬帮帮的石地上。  好半天人们才回过神来。这山洞是个溶洞,地上龟裂着无数条寸把宽的缝隙,滚滚山洪被这深不见底的裂缝吸食了。溶洞入口处并不宽大,洞内却宽绰的了得。那么队伍只占据了洞的一部分,刘茂恩不由地冒出一句:天佑我也!  天黑之后,刘茂恩派人到周围村子里打探情况。两个小时后,派出去的人带回来一个向导。  向导叫王小根。从他口中得知,部队所处的位置在垣曲县王茅镇的五龙泉。这个溶洞很深,少说也有百十里。有一年他打山猪,从这个洞口追进去,一直追到五福涧的黄河边。  五福涧是黄河北岸的一个渡口,刘茂恩焉能不知。他原计划在垣曲古城东滩渡河,五龙泉距古城东滩渡口还有近30里,不光要通过日军驻王茅司令部大本营,沿途还有日军重兵把守。如果穿过这个溶洞,便可神不知鬼不觉地直达五福涧渡口。刘茂恩立马派人置办麻油,柴草,做成火把,即刻向五福涧进发。  火把将洞内照得通亮,溶洞内高低宽窄各不相同。钟乳石形形色色,千姿百态,令人目不暇接。越往前走,洞里的风越紧,这就表明距出口越近,士兵们信心就越坚定,精神头儿就越足,步子迈得就越大。   共 23241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重视 前列”陷“阱
昆明哪家治癫痫专科医院好
昆明哪家医院能治疗好癫痫病
标签

上一页:心灵的安宁

下一页:心如止水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