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破天录 第二十四章 原来还是惯偷

2020/02/15 来源:遂宁信息港

导读

破天录 第二十四章 原来还是惯偷“那黑色墓碑通体漆黑,上面还隐隐似有字体,但字体太过模糊,无法看清。”云天在向彭韬和云梦几个女子在

破天录 第二十四章 原来还是惯偷

“那黑色墓碑通体漆黑,上面还隐隐似有字体,但字体太过模糊,无法看清。”

云天在向彭韬和云梦几个女子在简单的介绍着黑色墓碑的情况之时,那飞鹰殿的三个黑衣人已经走到了那黑色墓碑的跟前。有一人更是用手敲了敲,以确定它是不是真正的石碑。

云梦看着其他三个女子,xiǎo声説道:“听説霍宗周几人,曾在一块黑色墓碑前吃过大亏,你们説,这是不是那块墓碑呢?”

“很可能就是

,我总感觉着,这块墓碑出现的有些诡异!而且突然间出现在这里,更显得不同寻常,似乎,是有人操控,故意把它摆放在这里。”

云天説着话时,却发现那三个黑衣男子已经把那黑色墓碑抬了起来,直到现在,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突然间,云天看到那黑色墓碑之上,有一对青年男女相拥而立,两人目中充满了爱意,彼此静静的注视着对方。当云天试图想看清两人面空之时,那女子倏然消失。而那男子,则慢慢转身,向着云天看了一眼。

那眼神很平静,宛如一池清水般。但是一眼,就看穿了他的识海。看到了,他识海中那旋转着的黑白两色太极图。那太极图似乎也禁受不了他的眼神,中间居然被洞穿出了一个黑洞。一张银色的纸张,从那黑洞之中飘出,散发出了滔天的银光。

这一切,只发生在刹那之间。云天只感觉脑海一阵轰鸣,神识如同被一枚钢针刺中,疼痛难忍。他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昏迷了过去。

“哦!原来是破天录啊!唉!还回去吧!”

一阵喃喃低语,把云天从昏迷中唤醒。耳边,确实有声音,却是云梦的声音。

“听説霍宗周几人,曾在一块黑色墓碑前吃过大亏,你们説,这是不是那块墓碑呢?”

高敏接口道:

“很可能就是,我总感觉着,这块墓碑出现的有些诡异。而且突然间出现在这里,更显得不同寻常。似乎,是有人操控,故意把它摆放在这里。”

云天心中骇然之极,暗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刚才我説的话吗?

他试探着散开神识,往前方探去。

和刚才一样,那三个黑衣人抬起了墓碑,而墓碑上的人影却没有再出现。但是,这次却隐隐看到了墓碑上的字体:

“爱妻柳含烟之墓!”

识海中,突然传来一阵刺痛,如同针扎一般。云天急忙彻回神识,面色骇然之极。他想起了耳边的喃喃低语:“唉!还回去吧!”

高敏看到云天突然间一脸惊惧,急忙上前,紧张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云天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该做何解释:

“那块墓碑太过古怪,我们千万不可靠近。”

説着他目光看向了彭韬,问道:

“彭院长可听説过,柳含烟这个名字?我隐隐看到,那墓碑上面刻着“爱妻柳含烟之墓”的字样。但是,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它是让我故意看到的。”

彭韬想了一下,摇了摇头:“柯院长见多识广,或许他可能会知道些什么。”

“那你还不快问问?”蓝盈盈催促道。

彭韬用手抓了一下蓬乱的头发,撇嘴道:“再怎么説,我也是你的师傅,你就不能对我説话客气diǎn?”

彭韬拿出出传音石放在眉心,和柯明璋用神识传音交流了一会儿之后,猛的瞪大了眼睛。云天等人都以为他问出了什么,都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

彭韬把传音石收好,面色凝重而又严肃的道:“刚才,柯院长告诉我!”説着他顿了一下,却猛的一泄气。

“他説,他也什么都不知道。”

几人面面相觑,一时无语。

云天也不敢再用神识查看,几人xiǎo心奕奕的往飞鹰殿所在的聚集地靠拢。临近之时,突然闻到了一股血腥之气,让几人顿时一种不好的感觉。

“你们几个先待在这里,我自己过去看看。”

“那云天,你一定要xiǎo心,记住情况不对,要知道跑!”

彭韬也知道几人中云天实力最强,只是提醒道。不过他这一个提醒,却换回了几个白眼。蓝盈盈更是不满的嘟哝着:

“有你这样的师傅,我突然间感到有些悲哀了!”

现场留下了十几具黑衣人的尸体,飞鹰殿的其他人和那黑色墓碑则完全消失不见。云天查看了一下他们的死因,发现有的脑袋崩碎,有的是胸口塌陷,全部是重物撞击所致。也就是刚刚彭韬和柯明璋传音的工夫,这边已出了变故。

云天判断,就在那黑色墓碑攻击自己的神识之后,对这些飞鹰殿的人发动了攻击,使得飞鹰殿抛下了这十几具尸体后,仓皇逃窜。云天并不是担心飞鹰殿其他人的生死,只是这么一来,他们的向导没了。

其他人过来后,看到眼前的状况,都是一阵后怕。很庆幸他们是远远吊在了这群黑衣人后面,而不是他们遇到了这种情况。

震撼了许久,彭韬吩咐道:“还把那地图拿出来吧,这里説不定什么地方,就存在在未知的风险。如果不幸误入了毒沼泽,麻烦更大!”

云梦取出地图看了一下:“我们的位置在这里,距离新秦古国遗址已经不远了,从这里一直往北,应该用不了几天的时间,就应该到了。”

三天后,几人终于走出了沙漠。久违的diǎndiǎn绿意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北行,绿意渐浓,已开始有了一些不高的树木。

彭韬再次拿出传音石,和霍宗周几人联系。而云天也再次xiǎo心的散开神识,在那诡异的黑色墓碑面前吃了个暗亏,让他也xiǎo心了许多。

这时,云天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玉龙令内有动静,急忙分出一缕神识进去,却发现青芸撅着个xiǎo嘴,张口呼呼的往外喷吐一种白色的火焰。在玉龙令内,所有能燃烧的东西,基本上全部化为了灰烬。而阿毛则是东张西望的,似在寻找什么东西。

察觉到云天的神识进入,青芸不满的道:“你不能老让我们呆在这里,闷都闷死了!”

阿毛也道:“我以为凭我自己的本事,可以轻松出入的,却没想到却出不去,这里,就仿佛是一个封闭的xiǎo世界。”

“她身上的神兽气息?”云天没有理会青芸,而是望着阿毛问道。

“如果不是特别强大的存在,应该觉察不出来了。你以为这么多天,我瞎忙活了?只要不与人动手,她现在就是个平凡的人类xiǎo丫头!”

这段时间,阿毛一直在玉龙令的空间之内,设法掩盖青芸神兽的气息。如果让人知道青芸的本体是神兽,而且还是没有多少自保之力的幼兽,云天真不敢想象,会招来什么样的麻烦。听到阿毛已把问题解决,云天才稍微安心,把他们从玉龙令的空间内放了出来。

当青芸和阿毛出现在几人面前的时候,把彭韬和蓝盈盈都吓了一跳,看向云天的目光也不善起来。

“原来是你?还我灵果!”

“原来你还有一件空间容器,怪不得我始终找不到它,找不到这个,这个强盗。”

彭韬眼睛有些发红,蓝盈盈怒目而视,两人恨不得把云天一口给吃了。

云天心里有些发虚,弱弱的道:“你的灵果我可从来没碰过,是它偷的,她吃的。”

云天説着一指阿毛和青芸。

“要找,你也应该找她们,不应该找我啊?”

蓝盈盈气道:“你这人好不要脸,这种话居然都説的出来?”

“那么凶干吗?大不了赔你们就是了?”

阿毛满不在乎的,突然开口道。

“赔?你们赔得起吗?”

彭韬闻言差diǎn没跳起来。

“那可是我搜集了好多年才好不容易找到的,你们怎么赔?”

然而这时,青芸突然舔了舔嘴唇,xiǎo手一直彭韬,弱弱的,奶声奶气的道:“他身上带有好吃的!”

彭韬一惊,阿毛已倏然消失,再出现之时,爪子上已多出了一株血红色的莲花。顺爪递给了青芸。正是他空间戒指中的那株血莲。

彭韬顿时大惊,看向阿毛的眼神,变得忌惮起来。能随意的取走他空间戒指中的东西,那绝对要是非常强大的存在。

蓝盈盈却不知这株血莲是放在彭韬的空间戒指之中,立刻扑上来强夺,同时口中高叫道:

“原来,你还是个惯偷!”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