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耳鸣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遂宁信息港

导读

老赵头回忆起见到她的那个下午。  她倚在朱红的门扇上,午后的阳光将她白亮亮的头发挑染得更加银亮。她的耳朵好像迎风而动?不是好像,是真的在动!

老赵头回忆起见到她的那个下午。  她倚在朱红的门扇上,午后的阳光将她白亮亮的头发挑染得更加银亮。她的耳朵好像迎风而动?不是好像,是真的在动!她的耳垂儿在颤,在抖!而声音的涡流通过耳蜗,咣得一声,就什么也听不见了!  她不得不拿眼剜着儿媳,说,“你们说得啥,我只看到你们一个个的嘴张呀张,就是耳鸣了,听不清你们说的话啦!”  小儿媳掩着嘴笑,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好几遍。老赵头虽然离得远,但看那小媳妇的嘴张呀张的样子,就判断出了那句话,她说的是,“你个老不死的还耳鸣呢,不死去呢?”  大媳妇却显得很着急,跺了脚,拍了巴掌,说,“让你干活就耳鸣,让你吃饭怎么明白呢,这耳鸣也太快了吧,不管你耳鸣不耳鸣,你都得给我去场院里打麦场去!”  大媳妇不容分说领了瘦弱的她就向场院里走,小儿媳也是想拽她去自家院里守守或者干点零碎活的,眼巴巴的看着她被另一个女人拽走,怎么甘心呢?一嘟噜一嘟噜更难听的骂人话直指两个远去的女人!  老赵头看到她回了两次头,每一次都嘟囔着,“我耳鸣,什么也听不到,你别怪啊,别怪啊!”但她的眼睛却亮得出奇,似乎只要稍稍低一下头,水汪汪的雨就会倾泻而下,她的耳垂还在颤还在抖,打着旋儿的声流,咣咣咣得撞击,她什么也听不见,但她就是昂着头,昂着头。  老赵头听村里人疯传,说她早在八年前,就耳鸣了,耳朵几乎什么也听不到。但越是听不到,这人就越打听外面的新鲜事!等到人家怒目圆睁拍了桌子,她才悻悻走远,真傻,真不讨人喜欢啊!  但老赵头自从在那个下午见到她以后,就不信了这种传言,他心里的这种坚持让他感到幸福,却也折磨着他,他多想跑过去和她说句话啊,甚至梦里都梦到过他和她淌过同一条河流!这个梦惶惑着他,也让他颤栗一般瞬间也耳鸣了!  几天后,也是一个下午,儿媳和孙子都睡下了,她却不能入睡,踏着树荫筛下的寂静,她瘦瘦的身子,闪闪向村里的小学校跑。老赵头叼着一根烟卷儿,舌头还舔着辛辣的烟丝,她的身影一下子勾起了他的梦,他嚯的一声站起来,两只大脚板轻轻踩在地上,鼓鼓腮帮将兴奋的尖叫压在心里,嘿嘿着走在了她的身后。  呼啦一下,两个带红领巾的小女孩在校门口的树荫下围住了她!她从白褂子底下拿出两个还冒着热气的粽子,又抖抖嗦嗦的从裤荷包里掏出一把碎钱压在其中一个孩子的手上。孩子们的脸儿通红,她的脸儿也通红,孩子们的眼睛晶亮晶亮的,她的眼睛也晶亮晶亮的。那个接钱的小女孩说,“谢谢奶奶常来看我,我一定好好学习,好好做人!”她说,“孩子啊,奶奶听着了,也记着了,你可不能像你爹一样走弯路啊!”  这句话,让老赵头像钉子一样钉在了原地。她没有耳鸣!他不知他将要怎么做,去向村里人说去,去向她的两个儿媳说去,还是去当面揭她的短?孩子们和她说了有一刻钟的话,孩子们的粉红小嘴一直没停,她的耳垂愉快的颤抖了,呵呵的从喉咙里发出笑声。,她站起身,捋平裤子上的褶皱,从小学校里出来。但是出来以后,她的脸儿马上就煞白煞白了,她的眼睛也低垂着,仿佛沉重的云幕压迫着她!  这一刻,他已经爱上了这个女人,他不知道60多岁的人,如何去把握这爱。但这爱相当神圣,就像当年他抬着花轿娶媳妇!他加快了脚步,故意让脚步咚咚的声音惊醒前面的人,前面的人依然不回头!他含泪喊一声,“俊花,你咋这样啊!”  她回过头来,惊得张大了嘴巴,时隔40年,谁还记得她的小名儿?一句“俊花”,就是一个鲜亮鲜亮的生命在摇曳!只是太阳真的太幽默了,斑斑驳驳的日光,让他们在树荫下成了两个滑稽的斑点狗儿。  她一直想笑,却笑不出来,说,“哎呀,好话说给我,我就不耳鸣,坏话说给我,我就耳鸣了,有意思的就是活着!”   共 151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重视 前列”陷“阱
昆明哪家治癫痫专科医院好
昆明哪家医院能治疗好癫痫病
标签

上一页:那年的初恋1

下一页:风光路上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