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国经略2020之指导思想

2020/09/22 来源:遂宁信息港

导读

中国经略2020之指导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别于传统模式的社会主义  中评社╱题:中国经略2020之指导思想 作者:刘乃强(香港),全国

中国经略2020之指导思想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别于传统模式的社会主义  中评社╱题:中国经略2020之指导思想 作者:刘乃强(香港),全国人大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本刊学术顾问 未来十年中国经济发展问题,上期发表的第一部分,从检视国际新经济形势开始,本文集中探讨经济发展的指导思想。 现代化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刚去世的米高积逊生前曾多次漂白皮肤,但他至死仍不脱是黑人。日本百多年努力脱亚入欧,到了今天,日本在很多方面都已经比欧洲国家强,但是日本人始终觉得自己不够西化,依然崇洋。中国致力现代化的时间跟日本差不多长,而且在沦为次殖民地之后,民族自信彻底破灭,误认为现代化就是西化,试图把任何与传统文化有关的东西,全部扫清。到了今天,除了吃之外,我们内内外外,几乎找不到太多的中国痕迹,但是我们还整天到晚担心没有“跟国际惯例接轨”。 我们很多人都误以为现代就等同西方,并且相信现代性是普世的,因此西方的就是普世的。当前的国际经济及金融体系,基本上是由西方新自由主义所主导。西方经济及金融出现了空前的结构性危机,亦标示着新自由主义的破产。但是我国的学只和舆论只,至今仍被食洋不化的新自由主义者充斥,思维上始终跳不出人家的坎陷。明知西方经济理论已经进了死胡同,我们仍继续跟人家的老路走下去。 长期以来,我们习惯了贬低自己的成就。事实上,过去三十年,中国以相对低的代价,万二分成功地进行了一场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规模之大、速度之快的社会变迁,这已经是举世公认的奇迹。这总不可能完全归结为幸运吧?我们总有些事情是在这段期间持续做对了的。 而作为全球大国的必要和足够条件,是能自主制订和执行证实优越的游戏规则。中国是自上世纪90年代苏东崩塌以来,国际上极少数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国家。自邓小平在中共十二大开幕词中提出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以来,之后连续5次中共党代会的政治报告标题中,均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字眼(十六大之前,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有趣的是官方整天到晚都喊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现在连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都重拾社会主义的精粹,以补其不足,但我们这个强调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的国家,大部分国人,包括著名学者等,竟然都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优越在哪。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提出,是有别于“传统模式社会主义”。根据长期从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的中共中央党校教授沈宝祥说:“中国的社会主义,开始是照搬苏联模式,主要是,纯粹的公有制和计划经济体制。后来,在苏联模式的框架下,我们又搞了不少自己的东西(‘中国制造’),主要有,‘一大二公三纯’的所有制,大跃进,人民公社,阶级斗争为纲,反走资派,文化大革命等等……其主要内容就是,苏联模式加‘中国制造’。”(1) 社会主义,以致全球的左派,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都不把市场机制放在眼内。吃尽了苦头之后,东西方左派都开始尊重市场。到了1993年,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把“改革开放”正式写进宪法;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取代“计划经济”,填补了这个缺陷。 1982年邓小平在党的十二大中,首次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在看来,邓公自己也需要探索和实践了十年,于1992年南巡的时候,才能简单和清晰的作出表达。他针对一段时期以来,党内和国内不少人对改革开放性质的争论,指出:“要害是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判断的标准,应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准。”从此,“三个有利于”成为人们衡量是否社会主义的判断标准。在这有划时代意义的南巡谈话中,邓小平又进一步强调:“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2)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系的核心定义,而且这是无可疑问最权威的论述。 从此可见,“中国特色”也者,不在于立足于中国基本国情和现状,而更重要的在于它于传统的社会主义论述之外,另辟蹊径。但是不管怎样,这个中国特色的论述,确实是如假包换的“社会主义”,事实上更忠于马克思主义。来自西方的社会主义这一“中国特色”的突破,堪与唐朝时我们的祖宗把印度的大乘佛教加以“中国特色”的阐述,创立更上一层楼的禅宗相媲美。 问题的出现,也即是我们为何要摆脱传统的社会主义体系,在于马克思哲学中“认识世只”和“改造世只”的矛盾。一向以来有关的理论,主要都集中于批判资本主义、为何及如何革命,推翻资本主义。“阶级”和“阶级斗争”是问题的核心。这样下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如何对待“阶级”和“阶级斗争”是一个很尖锐的现实问题,并因此爆发了“文革”这“十年浩劫”。“文革”结束之后,搞“改革开放”,包括邓小平在内的不少人很清楚,在建设社会主义期间,继续深究“阶级”和“阶级斗争”,对改造世只是没有很大作用的。阶级问题的核心是剥削,消灭剥削,就解决了阶级问题。所以在上述邓公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论述中,突出消灭剥削,根本就不正面提阶级。后来发展到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也不提阶级,思路是一贯的。 这一条,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其他牌子社会主义最大的分别。我们不能简单的以“阶级斗争熄灭论”来对待它。因为于无产阶级夺得了政权,建设社会主义的阶段,内部的阶级和阶级矛盾,已经不再是主要矛盾,需要抛弃“以阶级斗争为纲”这框框。这里并不存在熄灭与否的问题,因为这已经是不再重要,毋须突出的矛盾。这也是中共作为革命党与执政党在看问题时角度的分别,“得天下”与“治天下”是两回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执政的社会主义理论。大部分其他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因为在这问题之上栽了跟头,当地的共产党亡国亡党,政权变天。 阶级矛盾的基础是所有制,这个问题不能回避,邓小平的南巡谈话因此也正面接触了这问题,他指出:“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全国人民共同富裕,不是两极分化……总之,一个公有制占主体,一个共同富裕,这是我们所必须坚持的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则。”“社会主义财富属于人民,社会主义的致富是全民共同致富。社会主义原则,第一是发展生产,第二是共同致富。我们允许一部分人先好起来,一部分地区先好起来,目的是更快地实现共同富裕。”(3) 邓小平非常睿智的认识到,要从建设的角度考虑社会主义,就要追溯到源头:社会主义的目的是为了什么?目标不是把资产阶级斗臭斗垮。这大不了只是中期手段而已。从目标出发,“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全国人民共同富裕”,要人人都能过更美好的生活,一语中的,再没有别的了。 “以人为本”解放生产力 这同时也是胡锦涛“以人为本”的思路。“以人为本”一方面可追溯到我国传统文化,同时也回归到青年马克思“异化”的概念。资本主义把人异化了,社会主义的最终目标也就是人的解放。全人类的解放,只有在“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的条件底下,才会实现。社会主义,就是毛泽东说的“为人民服务”:为每一个人民、全国人民、以至全世只人民服务。 根据历史唯物主义,“解放生产力”,在于改变不适应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在我国当前的情况,亦即是政治改革和社会改革。“发展生产力”是经济改革和建设,其中,“发展第一生产力”就是科技的突破,也就是“科教兴国”这基本国策的由来,并且是下阶段经济发展的重点。而“科学发展观”:“第一要义是发展,核心是以人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4)可以视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底下,持续发展的工具箱,之后再进一步具体化和政策化为“五个统筹”,即:“统筹城乡发展、统筹区域发展、统筹经济社会发展、统筹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统筹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使各方面的发展相适应,各个发展环节相协调。”(5)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正确性和先进性,一方面固然可以实际的实践成果来检验,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跟当代其他公认是正确和先进的理论阐述相比较。 于上世纪90年代初,苏东崩塌之后,国内外都有不少人认为,中国适宜放弃社会主义,走社会民主主义。在意识形态上,众所周知,社会民主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一条分枝,主要的分歧点是放弃了武力革命;这是最接近社会主义的道路,在西欧颇为盛行。现代的社会民主主义强调透过立法过程以改革资本主义体制,使其更公平和人性化。 社会民主主义的基本分析架构是效率和公平的平衡:经济发展与社会及政治发展是一个零和游戏,两者不可兼得。今天中国不少官员和学者,在他们的公开言论中,也看到这分析架构的影子。 【第1页第2页】 盐城治疗白癜风重点医院
盐城治疗白癜风较好医院
盐城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盐城有没有医院治疗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