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机器人的中国速度难逃盛市危言怪圈

2019/08/15 来源:遂宁信息港

导读

台湾金仁宝集团在东莞的电子产品生产车间变成了的世界。、机器手、机器臂和其他自动化生产设备遍布整个生产线。与高峰时期相比,这家工厂用工人数缩减

  台湾金仁宝集团在东莞的电子产品生产车间变成了的世界。、机器手、机器臂和其他自动化生产设备遍布整个生产线。与高峰时期相比,这家工厂用工人数缩减了约1/4。

  沈轼荣打算在自己的工厂使用更多机器人,他是全球第三大OEM厂商台湾金仁宝集团旗下新金宝集团CEO,企业代工工厂分布在东莞等地。不仅如此,这家公司在东莞的机器人生产线现在也已经量产。

  很难统计这么做的公司有多少 从机器人的买家变成供应商,这种 跨界 让这个行业的火热暴露无遗。2015年,每周诞生四到五家,是这个产业的中国速度。去年的数字还是每周两家。中国已经连续两年成为世界的。可以与之媲美的,大概只有几年前的光伏产业。这大概可以解释,为什么11月下旬的选择了北京。不过会议期间,乐观的氛围中多了忧虑的声音。投资人周代数就泼了一点儿冷水,他说,需警惕机器人领域复制光伏的老路 光伏产业在大规模的投资热潮之后,产能过剩等各种矛盾激化,陷入崩溃边缘,一批企业倒在了看似辉煌的时刻。问题来了,现在是中国机器人投资的节点么?

  涌入

  11月6日, 0岁的俞志晨推出第二代图灵机器人 人工智能级的机器人操作系统Turing OS的发布会上,他曾经的上司受邀到场。事后,上司发了朋友圈称, 曾经你说要做点事,我没当真,想不到你真的在朝梦想靠近了 。

  2008年,俞志晨刚从中软公司辞职出来创业。虽然大一就进入北京交通大学人工智能俱乐部,师从贺仲雄教授研究人工智能,但他选择的创业方向却是无线互联。 我当时认为无线互联和机器人是有发展空间的两个方向,但那时候机器人并未有市场应用的苗头,且要整个做出来难度非常大。 他说。

  彼时,国内人工智能起步较早的企业小I机器人正在转型的阵痛期, 经历了2004年至2006年两年的辉煌后,我们进入了2006至2009年的艰苦时期,但终小I顺利从针对C端用户的 烧钱 模式切换到针对B端政企用户的 赚钱模式 ,挖掘到了应用的桶金。 小I机器人创立合伙人、公司总裁朱频频说。

  事后看来,2008年成为中国机器人产业的一个关键之年。人工智能外,那一年国内市场也处于酝酿期。雷柏科技2007年开始改造自动化生产线, 当时整个电子制造业几乎所有工厂都是靠人工去组装的,做自动化的寥寥无几,机器人甚至都没听说过, 雷柏科技副总经理、雷柏机器人总经理邓邱伟发现,公司所在的深圳市位于世界知名的珠三角电子制造业基地,2008年之后人工成本不断上涨,电子制造类外资企业纷纷将工厂搬到东南亚等地。

首席出行要闻Uber估值824亿美元;上汽单季营收净利下滑超15%
互联网经济时代企业的边界真的被界定清楚了吗
Papi酱公司并入Angelababy经纪公司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