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美法院大法官将退休兴的是特朗普

2019/03/06 来源:遂宁信息港

导读

你或许还记得2015年的6月,美国联邦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合法,全国通行。在街头飘起无数彩虹旗帜时,每个人都津津乐道着裁决意见书里的判决

你或许还记得2015年的6月,美国联邦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合法,全国通行。

美法院大法官将退休兴的是特朗普

在街头飘起无数彩虹旗帜时,每个人都津津乐道着裁决意见书里的判决词:

“世上没有一个结盟比婚姻来得更深刻,因为当中体现了理想的爱、忠诚、投入、牺牲和家庭。在缔结婚姻盟誓之后,两个人将要成就比他们原来更大的事。

正如本案部分诉求者所指出的,在有些情况下,婚姻的爱不断延续,甚至跨越了生死。说他/她们不尊重婚姻是一个误解,他们苦苦争取正说明了他们尊重,而且必须实行。他们希望不要在孤单中度日、被文明社会古老的制度拒诸门外。他们要求在法律中获得同等尊严。

因此,宪法赋予他们(同性婚姻)这权利。”

判词出自美国法院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Anthony M. Kennedy)。

据纽约时报报道,6月27日,肯尼迪宣布了他的退休计划,他将于7月31日正式退休,结束自己在法院任职30年的时光。

这位今年已经82岁的大法官在法院度过了超过自己人生三分之一的时间。他生于加利福尼亚州萨克拉门托,从小就是学霸,用3年修完了斯坦福大学历史与政治科学专业的全部课程,然后又跑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读了一年书。拿到学士学位后,又进了哈佛大学的法学院。

1986年,时任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提名肯尼迪为法院法官,他在1988年正式成为法院大法官。

关键第5人

他是法院出了名的“摇摆票”,是目前法院9位大法官中“中间派”的一位。尽管出身保守派,但却在一些重大议题上的看法都相当“民主派”。除他以外,美国法院剩下的8位大法官“势均力敌”,4位来自保守派,4位来自民主派。所以肯尼迪大法官的“中间派”立场经常会成为影响重大法案的关键一票,比如说昔日以5 : 4的票数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法案。

“骑墙派”可能不是个好说法,但这位“骑墙派”的意见却直接左右着美国重大政治议题的走向。

美国法院现在的九位大法官合影,前排左二为安东尼·肯尼迪

我国人民法院何帆法官曾为肯尼迪大法官撰写小传,他在文中以一段这位“中间派”大法官的投票记录来讲解美国联邦法院里的“5票法则”(Rule of Five):

以2008年至2009年开庭期为例,法院作出的74个判决中,一般以5 : 4或6 : 3达成。肯尼迪大法官在92%的案件中都位于多数方。

23个5 : 4的判决中,有16起案件,肯尼迪都是关键的第5票。他5次站在自由派这边,11次支持了保守派。

尽管他曾在促成同性婚姻合法化通过中惊人地展露过自己自由主义的思想,但近些年他的不少投票都倾向于保守派。

尤其是在他宣布退休前一天,法院宣布支持特朗普政府的旅游限制令,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可以禁止或限制来自伊朗、利比亚、叙利亚等多个国家公民入境美国。

令人玩味的是,这次的票数仍旧是5 : 4。

爱说“骚话”的大法官

从他给同性婚姻合法化法案写的判决词就可以看出,肯尼迪大法官是一个文笔相当好的人,他甚至在该判决书中引用了《礼记》(引述的英语原句是由近代英国汉学家理雅各布翻译《礼记》中的一句“礼,其政之本也”)。

闷骚又傲娇的肯尼迪老先生不同于其他风格低调、不喜欢充当公众人物的大法官们,他常为了能让《纽约时报》引述自己的判决书原句而绞尽脑汁。在1992年的“凯西案”中,他在判决意见中写:

“踌躇迟疑的司法理念将使自由无处容身。”

“自由之核心,是个人对生存、生活意义、宇宙乃至人类生命奥秘等概念进行自我界定的权利。”

文采之斐然、辞藻之华丽,都令人吃惊,英文原文更是让人目眩。不过据何帆法官写的小传,斯卡利亚大法官就曾经非常耿直地将上述文字讥讽为“那的载有美妙的人类生命奥秘的一段儿”。

咳咳,这在素来语言平实的法律判决意见书里说“骚话”的毛病真的有些好笑。

空位留给谁

肯尼迪大法官退休了,兴的大约是特朗普。

“中间派”的隐退,留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空位。特朗普只需成功提名一位保守派的大法官,即可牢牢地把重要议题的决策权抓在共和党手里。

从《纽约时报》编制的图表中(下图)可看出,自由派的Ruth Bader Ginsburg和Stephen Breyer(蓝色线条)在法院呆的时间也非常久,已分别是85岁和79岁高龄了,他们在特朗普任期内退休的可能性非常高。到时候,保守派和自由派相持不下的格局怕是要天翻地覆了。

制图:《纽约时报》

一位总统或许只能影响美国八年,由于大法官是终身制,一位大法官将在位至少数十年。特朗普此次就放话说,自己提名的大法官要至少干四、五十年。

对于一个将影响美国政坛几十年的关键空位,自由派也当然不会放过,暗中角力早已开始。

特朗普与安东尼·肯尼迪

在集结了法院十二位历任大法官的访谈录《谁来守护公正》中,安东尼·肯尼迪谈过他每天走进“大理石神殿”——联邦法院时的感受:

“我走入这座大楼时,有时会思考,我们凭什么拥有一座如此优雅、完美、壮丽、令人难忘的建筑?我们需要用它来证明自己的重要性吗?

当然不是。

这座大楼提醒我们,我们正肩负重任,公众也会借此认识到法律的重要地位。”

他走了,下一个是谁来守护公正?

标签